十八大香港党代表诞生记

  2012年11月8日,中共十八大在北京召开。根据官方公布,今年共有2270名来自全国各地的党代表出席了会议。而今年与往年不同的是,十七大共有38个选举单位,十八大则增加了两个选举单位,即中央香港工委、中央澳门工委。这是中共首次将中共香港和澳门工委列为独立的选举单位。
  由于中共中央香港工委一向是以“地下党”方式运作,行踪成谜。消息传出后,随即引起了海内外媒体关注,纷纷查找中共香港工委代表团名单。不过,尽管香港工委成为独立选举单位,但官方并无个别公布香港工委界别代表名单,要在茫茫人海中发现香港党代表并不容易。
  香港工委的[本文来自于www.JYqkW.cOm]前世今生
  据本刊初步整理,参加十八大会议的中央香港工委共有16名代表,包括中联办主任彭清华、副主任李刚、郭莉、黄兰发、王志民,以及宣传文体部部长郝铁川,还有中旅集团董事长张学武、中银香港总裁和广北、华润集团董事长宋林、招商局董事长傅育宁等中资企业领导,另有三人并无明显职务身份。
  据香港有线电视引述消息人士透露,在这三人之中,有两人是土生土长的香港人,也就是中共在香港的“地下党”代表。消息人士指出,两人来自工会系统,平日鲜有出席公开活动,身份神秘。到底这两名“地下党员”是否是真实名字?真正身份是什么?
  香港中联办副主任李刚接受记者查询时不愿多谈,只是说:“我们这次是中资代表团,我们坐中资代表团的车,团里的人很多,有哪些人,我们根本不认识,我们刚见面。”中组部发言人邓声明也表示,十八大代表选举是一次透明选举、阳光选举,但由于实施“一国两制”,香港工委不公开运作,香港党代表有多少人,如何产生,无可奉告。
  不过,熟悉中共运作的前全国港区政协翟暖晖分析,在共产党中,“有头有面”者未必是党干部,无名无姓反而是最有影响力的人。“最不受外界注意的人,往往就是最重要的人物。例如扫地的那个人,很可能才是领导。”
  今次并非首次有土生土长的香港中共党员参加全国代表大会。1987年召开的的中共十三大,气氛比较开放,但不知何故,内地半官方中新社意外地公开了身兼《基本法》咨询委员会秘书长的新华社香港分社副社长毛钧年、副社长陈凤英的党代表身份,令毛钧年这名“地下党员”的身份曝了光。
  毛钧年原本得到香港社会各界良好评价,但自此失去利用价值,加上健康转差,之后如入“冷宫”。其后,中央政府更加小心隐蔽港澳党员的身份。外人想透过中共全国代表大会了解谁是香港的地下党员,也变得十分困难。所以,中共香港工委在中共十八大首次成为独立选举单位,也令外界关注中共组织在香港活动的政策日后是否有变。
  所谓“香港工委”,是指挥香港地下共产党员的组织,全称是“中共香港工作委员会”,前身是港澳工委,后来分家。中联办主任一般是“香港工委”的书记。资料显示,尽管早在中共诞生之前英国便占领香港,但中共在1921年7月1日在上海建党后,同年8月就派人来到香港,发展了香港第一个地下党员苏兆征。从这时开始,中共便不断在香港发展,到最高峰的时候,中共在香港已发展成组织机构齐全、队伍庞大、势力深不可测的中共香港党委。即便到今天,有内地人士透露,目前香港政界、商界、学界、文化界、传媒界内也有地下党员,人数应以万计。
  澳门《新华澳报》在2005年12月22日曾刊登过一篇文章,详细披露了香港工委的运作。根据文章分析,中共在香港工作有几个传统:
  第一,中央直管。港澳工委从一开始就是由中共中央直接管辖。从历史回顾就可以看到,香港在中共全盘战略中所占的地位是相当重要的;
  第二,保密性强。由于中共在取得政权前是处于地下性质,故很看重保密问题。在中共建政后,中共与英国政府有一个密约:中共不在香港公开设立共产党组织,以交换港英当局禁止国民党在香港活动。由于有这个密约,所以工委在香港实际上处于“地下”状态。这种状态基本上一直沿袭下来,直到1983年许家屯来香港担任新华社香港分社社长后,才局部公开化。随着“九七回归”问题的出现,由于需要加强同香港各界的联系,这种神秘色彩才逐渐淡化。
  第三,工作重点放在宣传统战方面。在不同时期应因不同的历史需要,港澳工委主要职能起初是团结动员香港民众支持大陆的抗战事业,之后是解放战争,至解放之初则是帮助大陆冲破西方世界的封锁,并加强对东南亚国家的工作,以争取南洋华侨对国内的支持。一直到中国实行改革开放以后,外交政策亦调整到为国民经济服务,港澳工委才把较多精力放在经济工作上。
  据本刊了解,值得一提的是,香港工委目前虽然是省部级,但不像内地一个省委,有统领全省的权力。而香港十八大党代表的产生过程也跟内地省市不同。按照《中国共产党章程》第十条(二)规定:“党的各级领导机关,除它们派出的代表机关和在非党组织中的党组外,都由选举产生。”换言之,香港党组织属于“派出的代表机关”,有些党员还在非党组织的机构内生活,所以就不用选举。
  此外,第十三条又规定:“上级党的组织认为有必要时,可以调动或者指派下级党组织的负责人。”也就是说,在香港很多情况都被视为“有必要”,所有人事安排都由上级决定,谁当十八大代表也不用选了。
  对此,前新华社香港分社社长许家屯曾撰文透露,中央政府曾经考虑过“九七回归”后将共产党的活动公开化,理由是:共产党和港澳工委“从香港法律来讲是非法组织。为什么能存在?因为背后有强大祖国在那儿。港英没有办法。收回主权后,由于共产党在大陆不仅是公开的,而且是执政党,那么共产党在中国主权之下的香港,若还是地下的、非法的,这怎么说得过去?当时我考虑的办法,不外是撤销,或者变形,或者公开。”但最终港澳工委没有撤销,并从隐身[本文来自于www.JYqkW.Com]于新华社转而隐身于中联办。
  香港国情专家刘锐绍分析,中共在香港“隐形”,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中共对回归后的香港,仍有“革命党”心态。他们认为香港情况复杂,仍然是“白区”,也是“中外静态战争”(外国政府渗透并和平演变中国)的地区,所以党员不能公开身份;二是隐蔽、不透明是中共的惯性,不公开可达致最理想效果,方便行动。
  但他也批评,如果中共活动在香港完全不透明,会引起更多猜测,对中共的形象及“一国两制”都十分不利。他说:“在香港回归初期,新华社香港分社酝酿改名,有人建议改为中国共产党香港党支部,显示中共光明正大。这个建议不被接纳,官方有一个善良的解释是‘不要吓怕香港人’。其实,这个解释很矛盾。中共不是一个‘伟大的、光明的、正确的’政党吗?为什么自己反而会担心吓怕香港人呢?”
  对于今次中共首次将香港工委列作十八大的一个单独的代表团,新加坡《联合早报》引述亲北京人士将“香港工委”公开化解读为:中共在香港将趋向“阳光化”。不过,评论者同时担心,此举可能会受到近期部分港人积极推行的“去中国化运动”的集中攻击。
  而据本刊了解,过去几年,中共香港工委内部的确有过讨论,是否应该逐步公开香港党员的身份。持开放态度的人士认为,香港回归逾十年,不能再回避应否公开化的问题。但也有人担心,一旦公开化会引起香港社会担心。因此工委始终未能达成统一看法。
  香港前《明报》主编、与中共关系密切的北京师范大学、香港浸会大学联合国际学院副教授阮纪宏指出,其实,香港工委早已是公开的秘密,随着回归日久,公开也不必引起大惊小怪。阮纪宏认为,若中共今次公开其政党身份,将会是承认“政党政治”的开始,这是香港政治生态的重大转变。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6-10-16 13:02:30
上一篇:十八大以来中国外交的新理念
下一篇:纺织老干部为十八大以来变化点赞
网友评论《十八大香港党代表诞生记》
相关论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