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大以来金融改革:现状、问题与建议

  根据十八大以来党和国家的战略安排,特别是十八届三中全会的精神,全面深化改革的核心是市场化,而市场化改革的核心是要素价格市场化,特别是土地、劳动力和金融要素等价格的市场化。从未来经济发展模式转型、现代经济制度建设和内外经济两个大局的统筹看,利率市场化、债券市场完善、汇率形成机制市场化、健全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和银行体系的深化改革是金融市场体系完善的五大核心任务。同时,创新型金融业务的发展及监管对金融要素市场化[本文来自于www.JyQKw.cOm]亦是重要议题。
  我国金融要素市场化改革的进展
  十八大以来,在全面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和完善金融市场体系的战略要求下,金融要素市场化改革进程加速,金融要素价格的市场形成机制日益完善,金融管理当局致力于建设一个市场机制有效、基础设施健全、监管体系完备“三位一体”的现代金融市场体系。
  一是利率市场化加速推进。2013年7月贷款利率已实现自由浮动,2012年6月和2014年11月存款利率浮动区间的上限调整为基准利率的1.1倍和1.2倍,2015年5月存款利率浮动区间上限进一步提高到了1.5倍。大部分银行将实际存款利率提高到了基准利率的1.2~1.3倍左右(盛松成,2015)。存款保险制度等利率市场化基础设施及配套改革稳步推进,2015年5月1日存款保险条例已正式实施。
  二是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卓有成效。市场汇率已经较好地发挥资源配置功能,国际收支失衡大大缓解,人民币汇率低估已经得到明显纠正。汇[本文来自于www.JyqKw.cOm]率波动弹性大幅增加,汇价初步呈现双向波动态势。外汇市场的行政性干预在逐步减弱,国际收支对国内货币政策的独立性冲击在降低。经常项目顺差占GDP的比例已经从2007年的10%持续下行,2012年至2014年连续3年低于3%。2015年8月11日,中国人民银行调整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的报价机制,行政式干预中间价的状况被改变,做市商制度将在未来人民币中间价形成中发挥“决定性”作用。
  三是债券市场发展日益繁荣。债券发行市场和流通市场不断完善,建立了银行间市场为主、交易所市场和银行柜台为辅、场内和场外市场相互融合的债券流通市场体系。2014年中国债券市场发行各类债券高达12.28万亿元,同比增长41.07%;全国债券市场总托管规模为35.64万亿元,同比增长20.9%。银行间债券市场蓬勃发展,业已成为债券市场的主体。债券品种的期限和收益率结构亦日益优化,债务市场体系不断完善。
  四是多层次资本市场初步建立。市场规模与实体经济基本适应,资本市场规模也已位居世界前列。截止2014年底,沪深两市上市公司达到2613家,总市值37.25万亿元,为全球第二大股市。市场广度不断扩大,覆盖多方面经济社会需求的多层次资本市场结构已经初步形成。市场功能日益增强,市场秩序逐步规范,制度体系逐步完善,监管能力显著提高。
  五是银行业市场化改革逐步深入。民营资本进入银行业取得新进展,民营资本在中小银行机构的重要性逐步体现。2014年民间资本进入银行业取得重要突破,首批5家民营银行完成批筹,新设14家民营控股的非银行金融机构,新增108家民间资本占主导地位的村镇银行。2015年,民营银行发展再次迎来重大政策突破,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表示,要“推动具备条件的民间资本依法发起设立中小型银行等金融机构,成熟一家,批准一家,不设限额”。目前,中国第一家“虚拟银行”前海微众银行已于2015年1月正式开业,民营银行发展将出现进一步提速。存款保险制度出台,银行业市场化退出机制建设取得重大突破。银行业对外开放步伐加快,外资银行准入和经营人民币业务的条件将放宽。
  六是创新型市场化业务模式快速发展。以互联网金融为代表的创新型、市场化金融业务异军突起,第三方支付、网络贷款和众筹等业务蓬勃发展。互联网金融作为中国新型金融模式的典型代表之一,在过去短短2~3年爆炸式地发展起来。目前国内互联网金融以第三方支付、网络贷款和众筹等业务模式为主,迅猛发展,并对相应的金融业务、金融子行业、市场以及整个金融体系都带来了不同程度的影响,更对支付体系市场化、利率市场化和服务市场化等产生实质性影响。中国已经成为了全球互联网金融第一大国。
  金融要素市场化改革的问题
  十八大以来,在全面深化改革和完善金融市场体系的战略要求下,金融要素市场化取得了重大进展,但是,离建立一个更加完善的金融市场体系、更加稳定的金融内生机制和更加有效的金融监管框架等目标仍然有一些问题亟待解决。
  一是利率市场化改革的核心任务有待加速推进。存款利率放开实际上并非是利率市场化的“最后一步”。利率及相关的流动性管理机制、政策目标利率、无风险收益率曲线等改革任重道远。基准利率定价机制、系统性风险应对机制、银行违约与破产机制、金融市场完备性等都有待深化改革。
  二是人民币汇率机制的行政干预有待进一步弱化。2015年8月11日之前,央行还在显著干预每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的中间价,8月份改革之后中间价机制的完善备受关注,能否真正由市场定价仍存在分歧。央行在很大程度上还在试图维持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的稳定性,这使得人民币兑美元可能存在高估的状况。行政干预可能导致未来人民币汇率水平的高估及失衡,对人民币汇率机制的行政手段可能引发未来的人民币问题的外部政治压力。
  三是统一债券市场体系和管理机制建设任重道远。债券市场监管体系存在多头管理、相对分割的弊端。债券市场主要由政府和公有部门主导,存在重大的结构性问题。债券市场运行中主要是为金融体系自身服务,而不是为实体经济服务。国内债券市场存在较为明显的分割性,市场收益率曲线和定价机制不合理,特别是国债收益率曲线期限和利率结构均不合理,无法发挥无风险利率的基本功能。债券市场的基础设施较为薄弱,市场化违约及处置机制缺乏。
  四是资本市场微观结构有待优化。在整个金融体系中,资本市场占比较小;市场发展水平有待提高,服务实体经济能力相对较弱;股票市场呈“倒金字塔”型,对小微、成长型企业覆盖少,融资功能并不凸显,2015年上半年创业板甚至出现套现资金比融资规模更大的现象。期货和衍生品市场有待进一步发展,定价机制及其内在稳定机制的建设仍然有较大空间。市场主体的竞争力有待提升,特别是机构投资者的长续发展能力及其在金融体系中的作用等都有待提高。金融创新与国情相结合的紧密度应该更高,中国的资本市场有其自身的宏观和微观秉性,英美等资本市场主导型的金融体系的产品、模式及创新不一定能够适应中国的“水土”。在监管与发展的职能定位上,监管当局在发展领域关注过多,将本有应市场决定的发展问题承揽至监管框架之下。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6-10-19 11:23:56
上一篇:略论十八大以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理论的创新
下一篇:十八大以来党的群众路线理论的深化与发展
网友评论《十八大以来金融改革:现状、问题与建议》
相关论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