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团队异质性、团队沟通与风险感知关系研究

胡桂兰

(江苏大学管理学院,江苏镇江,212013)

[摘要] 目前,国内外有关创业团队异质性与风险感知的关系研究还比较缺乏。而创业团队的异质性会影响到团队的沟通,团队沟通又会影响创业团队的风险感知,基于此,采用实证研究方法,以浙江、江苏、上海两省一市的创业团队为主要研究对象,分析创业团队异质性、团队沟通与风险感知三者之间的关系,并对来自浙江、江苏、上海两省一市的269 名创业团队成员的调研数据进行多元线性回归分析,结果表明:创业团队异质性与团队沟通对风险感知具有显著正向影响,创业团队异质性对团队沟通也具有显著正向影响,团队沟通在创业团队异质性与风险感知之间具有中介作用。

[教育期刊网 http://www.jyqkw.com
关键词] 创业团队;异质性;团队沟通;风险感知

[中图分类号] F830.59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674-893X(2015)05?0001?08

随着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深入,创业活动在社会生活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创业”一词也不再仅仅只是政府或创业者关注的焦点,越来越多的学者也把其注意力转向了有关创业的研究上(柳青,2010)[1]。目前,我国的创业活动处于前所未有的活跃状态,创业活动的成败与否不仅与创业环境、国家经济、科学技术的发展有关,还与创业主体自身有着非常密切的联系。

团队是指为了达到某个共同目的,两个或两个以上的个体组合在一起,为实现共同的目标而一起努力的组织。作为一种特殊的团队组合形式,创业团队是由两个或两个以上具有共同创业愿景的个体组合在一起,为了实现共同的创业目标而努力的组织。在竞争加剧的环境下,在互联网经济下,“个体创业”早已无法适应新的挑战与需求,“团队创业”逐步替代了“个体创业”而成为主流,相关学者的研究也表明,团队创业较个体创业有着较高的成功率,也能获得较好的创业绩效(Francis &Sanberg, 2000)[2]。Kammet(1990)指出创业阶段的创业团队对现有的许多优秀企业的成功是非常关键的,而且创业团队的组建也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人员叠加过程[3]。Ensley(2005)进一步强调了能否保证创业团队内部成员之间具有较强的凝聚力以及较好的稳定性是创业成功与否的关键[4]。

创业活动是一项充满挑战、承担很多风险的活动,创业决策也成为一种风险决策,创业主体对创业中的风险的感知度在很大程度上会影响创业决策的正确制定。创业团队是一个由多个不同个体组成的特殊团队,团队成员的差异性可能会对创业团队的风险感知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目前,有关创业团队异质性与创业团队风险感知的关系研究还缺乏较为系统的理论及实证分析。鉴于此,本文以创业团队为研究对象,分析创业团队异质性、团队沟通对风险感知的影响关系,并验证团队沟通在创业团队异质性与风险感知之间存在的中介效应,为创业团队进行合理的风险评估,进而高效、正确地制定创业决策提供一定的建议。

一、理论基础与研究假设

(一)创业团队异质性

目前,越来越多的组织采用团队形式去完成特定的工作任务,主要是因为团队增加了组织在动态环境中的活力与适应能力,而且团队成员的差异让团队得以具有更强的独特性,从而有利于提升团队整体的竞争力(张可军,2009)[5]。创业团队作为一种特殊的团队形式,受到了越来越多的学者以及企业家的关注。

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团队创业的原因主要在于创业团队有助于创业成功。Gartner(1985)在其研究中指出,创业是一项非常复杂的风险活动,因此对于创业活动的管理需要一个具备多样化技能的团队[6]。Katz & Smith(1993)则认为创业团队是由具有共同的创业目标的多个个人组成的团体,由于团队成员处于不同的年龄段,具有不同的性别、学历、专业知识以及技能,相互之间可形成很好的互补性[7]。很多学者都注意到了创业团队异质性在创业活动中的重要作用。创业团队成员的多样性导致了团队成员之间的异质性,而对于创业团队的研究,首先要关注的就是创业团队的如何组合才能促进创业企业的成功以及提高创业企业的绩效。

Blau(1977)指出,团队成员的异质性主要包括团队成员在性别、年龄、学历等方面的多元性,强调的是团队成员在人口统计学变量层面存在的差异性[8]。Mcgrath,Berdahl & Arrow(1995)则认为团队异质性就是在由两个或者两个以上的个体所组成的团队中,不同的个体在人口统计学变量上存在的互不相同的特异性。我国学者刘嘉,许燕(2006)在其研究中指出,团队的异质性通常是指团队各成员在多种特质,包括年龄、性别、教育程度、专业知识、工作经验以及工作年限等上存在的差异性[9]。基于以上学者的研究,本文认为,所谓创业团队异质性指的就是创业团队成员在个人特征上存在的分布差异,这些个人特征包括性别、年龄、专业知识、教育背景以及人格等。

很多学者也对团队成员的异质性维度进行了划分。Finkelstein & Hambrick(1990)指出团队异质性主要包括两个层次的异质性,一是包括了成员的年龄、性别、种族等的人口统计学变量异质性,二是包括了成员的工作经验、职能背景、工作任期以及价值观等的更深层特质异质性[10]。Jackson,Stone & Alvarez(1993)根据人口统计学变量的分类标准,进一步将其异质性分为外在异质性与内在异质性,外在异质性是指成员的性别、年龄等固有属性,内在异质性则是指成员的专业知识、工作经验、学历、价值观等内在特质[11]。Jackson 等(2003)根据测量的难易程度,将团队的异质性分为外部异质性与内部异质性,外部异质性主要包括成员的比较容易测量的人口统计学特征,内部异质性主要指成员不易被测量的特征[12]。Zierman(2008)在对高层管理团队的研究中将团队的异质性分为年龄、教育背景、职能背景和任期异质性。

从上述学者的研究可看出,目前就异质性的分类研究较多关注在人口统计学变量方面,而对于团队成员更深层次的异质性还缺乏理论与实证分析。本文在借鉴已有学者的研究基础上,将创业团队异质性划分为性别与年龄异质性、技能与职能异质性以及价值观异质性。

(二)创业团队异质性与风险感知

风险感知指的是创业主体对未来创业活动开展过程中所能遇到的各种风险以及风险的严重程度的一种认知。Sitkin(1992)指出风险是一个多纬度的概念,包含有三个纬度,即对结果的预期、结果的不确定性以及结果的可能性,风险是创业活动过程中,创业主体无法回避的因素,因此对风险感知的忽略将会严重妨碍认知在创业活动中的作用[13]。

创业主体开展创业活动是一项极具开创性及变革性的活动,创业主体在这个活动过程中面临着来自家庭、资金、就业等多方面的风险[14]。之所以选择创业,一方面创业者相较于其他个人而言,可能具有更高的风险倾向,另一方面可能创业者感知到的风险较弱,较易于开展创业活动[15]。

在目前的相关研究中,风险怎样被感知以及将会在什么样的水平上被人们感知一直是一个饱存争议的话题。创业风险感知是一个创业主体不断收集相关信息,不断地对创业中存在的风险进行评估的过程。威廉和汉斯(1964)把人的主观因素引入到风险分析中,认为结果的不确定性以及不确定性程度属于风险分析者的一种主观判断,也就是说对于存在于同一事件中的同一风险,不同的个人也将会有不同看法。台湾学者仁静仪(1990)通过研究,将影响风险知觉的因素概括为7 个方面,如个体的经验、心理因素、社会经济特性、跨文化因素,等等。Cutter(1996)则认为具体的个人及社会文化因素中,影响风险感知的有种族、性别、社会经验背景、学历背景、跨文化比较、距离等[16]。

风险感知的产生与两个层面的因素有关:个体自身的个性与心理、社会背景与价值观。创业团队异质性将通过对这两个层面产生影响以进一步对创业团队的风险感知产生影响。创业团队异质性使得团队不同成员之间的不同思维、知识、技能、经验等得到有效的整合,使得团队整体从不同的视角了解、分析团队面临的风险,这将有利于创业团队对风险的合理感知。基于上述分析,本文进行如下假设:

假设H1:创业团队异质性对风险感知具有显著正向影响。

(三)团队沟通与风险感知

沟通是当今社会最重要的团队管理艺术之一,很多学者都对这个概念提出了自己的见解,Rogers等(1981)指出,沟通是一个过程,这个过程中不同个体相互分享信息、创造信息并最终达成一致性认识,增进相互了解,促进目标、利益的一致性,提升个体之间的相互合作是沟通的主要目的[17]。本文从团队的视角出发,认为团队沟通是团队成员之间彼此提供并分享各自拥有的信息的过程,这一过程将有利于促进团队成员之间的彼此了解以及团结合作。

沟通对创业团队而言至关重要。在创业过程中,任何一个阶段活动的开展都离不开团队成员之间的相互合作,而良好的沟通则是保证合作得以实现的前提。在风险感知过程中,团队成员将会各自根据其自身的知识、经验以及获得的信息对团队所面临的风险进行评估,由于团队成员在知识、经验以及获取的信息等方面均存在差异,因此,每个成员都将会从不同的视角对创业风险进行感知。如果缺乏有效沟通,则团队成员间就不能对创业风险题进行充分的交流,可能导致成员内部不能就创业风险问题达成一致性的认识,进一步导致团队整体不能很好地认识到创业过程中所面临的风险。基于上述分析,本文进行如下假设:

假设H2:团队沟通对风险感知具有显著正向影响。

(四)创业团队异质性、团队沟通与风险感知团队的沟通强调团队成员之间信息、情感以及知识经验的相互交换,是一种有关观念、意见以及事实等的交流。环境因素、结构因素都会对团队沟通的顺畅性以及有效性产生巨大影响,同时,成员个人因素也将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到团队沟通的效率与质量。在团队沟通过程中,成员的性格、年龄、气质、兴趣、价值观的不同以及不同成员对事物或现象的不同态度、观点以及意见都将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团队成员内部的有效沟通。

团队成员在知识、技能、经验以及价值观等方面存在的差异性增加了团队成员相互沟通与交流的必要性,Hoffman & Maier(1961)在对高层管理团队的研究中指出,团队成员在各特质层面存在的差异性导致他们对事物的认知也存在一定的差异,作为一个整体,这些差异性让团队能够获得其成员从不同来源渠道收集到的信息以及团队成员对相关问题的不同见解,丰富团队整体的知识库,并引导团队成员之间就相关问题进行深入、积极的探讨,对内外部环境存在的机会、威胁、自身的优劣势等问题进行深入的分析[18]。Prendergast & Stole(1996)也指出,团队成员之间的年龄异质性会让新、老员工产生价值观和工作选择上的差异以及碰撞,有助于团队整体创新的发展[19]。

在创业团队进行风险评估的过程中,频繁、畅通的团队沟通将有助于团队成员之间就团队在创业过程中面临的风险进行充分的交流,通过将不同的团队成员的意见及见解进行整合,团队将能够对其面临的内外部创业风险具有更符合实际的感知。基于此,本文做出如下假设:

假设H3:创业团队异质性对团队沟通具有显著的正向影响。

假设H4:团队沟通在创业团队异质性与风险感知之间起中介作用。

根据假设,构建的研究模型如图1 所示:

二、研究设计

(一)样本与数据收集

随着当前国家积极推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及相关优惠政策不断出台,越来越多的人积极投身到创业浪潮中,创业成为了促进社会就业与经济发展的主要动力。在区域上,尤其以浙江、江苏、上海两省一市的创业活动最为活跃。考虑到研究区域的代表性与可行性,本研究主要以浙江、江苏、上海两省一市的创业团队及其团队成员作为主要调研对象,涉及了电商、电商服务业、制造业、金融业、高新计算机产业以及生物技术产业等多个行业的众多企业单位。在本研究过程中,采取了实地调研、快递以及电子邮件等多种方式进行了问卷的发放,一共发放问卷320 份,回收问卷290 份,通过进一步剔除不符合填写要求的无效问卷,最后得到有效问卷269 份。

(二)变量测量

对变量的测量量表设计是在大量阅读已有的国内外文献,查找前面学者制定的、已被证明具有良好的信度与效度的测量指标的基础上,按照本文的研究目的与研究特征对这些指标进行修正,进一步得出变量的最终测量量表。在问卷的设计过程中,除基本资料题项以外,对其他所有题项均采用肯定性语句,并使用李克特五点刻度进行变量的测量,以数字1-5 分别依次表示非常不赞同、不太赞同、中立、比较赞同以及非常赞同,受访者需根据自己的主观感受对各项问题进行回答。变量量表的具体设计如下。

自变量:对于团队异质性的测量,国内外都做了大量的研究,Jehn,Northcraft & Neale(1999)在对团队异质性与团队冲突的关系进行研究的过程中,制定了相关团队异质性的测量量表,经检验该量表的α系数大于0.7,具有较好的信度[20]。本文创业团队异质性部分的问卷设计主要参考Jehn,Northcraft & Neale 的测量量表,并结合中国特殊的情景,根据本研究的实际需要进行修正,最后得到12 个题项。

中介变量:团队沟通部分的问卷设计主要选取了Lechler(2001)在其研究中所采用的创业团队互动特性量表,该量表主要包括了团队互动的沟通、协作、相互支持、工作规范、凝聚力、冲突处理、情绪冲突以及认知冲突等八个方面[21],本文选取了其中沟通部分的量表,并进行了一定的修正,最后得到6 个题项。

因变量:风险感知部分的问卷设计主要参考的是 Simon(2000)等人的问卷项目[22],并通过对比较熟悉的创业者进行深入访谈,对原题项进行了一定的修正,最后一共得出了5 个题项。

控制变量:本研究的控制变量包括性别、年龄与学历,其中,对性别进行了虚拟变量处理,男性为0,女性为1;年龄分为6 个等级,即20 岁以下、20~29 岁、30~39 岁、40~49 岁、50~59 岁和60 及60 岁以上;学历分为高中及以下、大专、本科、硕士研究生以及博士研究生5 个等级。

(三)信度与效度检验

本文采用SPSS17.0 数据分析软件对各变量的测量量表进行信度与效度的检验。在实证研究过程中,信度检验最常用的是内部一致性信度,而Cronbach’s α 系数则是内部一致性信度检验过程中最常用的度量值。一般而言,Cronbach’s α 系数大于0.7 被认为是比较理想的信度水平,而Cronbach’s α 系数大于0.5 被认为是最低可接受的信度水平,本文量表的信度检验采用Cronbach’s α 值大于0.7 的标准,若量表的Cronbach’s α 值达不到0.7,则将进一步使用修正后项总相关系数(CITC)对量表进行进一步的筛选。

有关效度的检验主要包括内容效度以及结构效度两方面。在本研究中,各变量的测量量表都是在借鉴国内外学者的成熟量表的基础上进行进一步的修正而得,因此,可认为本文中所采用的各变量的量表的内容效度是可接受的。对于结构效度的检验,主要采用KMO 值测度、Bartlett 球形检验以及因子载荷进行度量,KMO 值主要是用来判定量表题项间的彼此相关性,Bartleet 球形检验的主要目的在于对量表题项之间是否具有高度相关性进行分析。一般而言,KMO 值应大于0.7,而Bartlett 球形检验的结果则应低于0.01 或0.05的显著性水平。同时,各题项的因子负荷值通常要求大于0.5。

本研究采用SPSS17.0 数据分析软件对问卷的信度与效度分别进行检验,结果如表1 所示。本研究中的各变量的Cronbach’s α 值均在0.8 以上,说明问卷具有较好的信度;KMO 值也均在0.8 以上,Bartlett 球形检验的结果均低于0.01,各题项在其相应的公共因子上的因子载荷均大于0.5,即问卷也具有较好的结构效度。其中,创业团队异质性量表经过探索性因子分析得出三个因子,因子1 包含题项a1-a3,命名为“性别与年龄异质性”,因子2 包含题项a4-a8,命名为“技能与职能异质性”,因子3 包含题项a9-a12,命名为“价值观异质性”。

三、结果分析

本文利用SPSS17.0 统计分析软件,采用多元线性回归方法对创业团队异质性与风险感知、创业团队异质性与团队沟通、团队沟通与风险感知之间的关系以及团队沟通在创业团队异质性与风险感知之间的中介效应进行了检验。中介效应的检验步骤如下:首先,在自变量对因变量与中介变量的影响效应检验过程中,回归系数均达到显著水平;其次,在中介变量对因变量的影响效应检验过程中,回归系数也达到显著水平;最后,将中介变量与自变量同时引入回归方程,若中介变量对因变量的回归系数继续保持显著,而自变量的回归系数不再显著或显著水平降低,则就称中介变量具有完全中介或部分中介效应。

(一)创业团队异质性与风险感知之间关系的回归分析

为了检验创业团队异质性与风险感知之间的关系,本研究以控制变量(包括性别、年龄、学历)、创业团队异质性为自变量,风险感知为因变量进行回归分析,结果如表2 所示。

在表2 中,模型1 检验了控制变量对风险感知的影响,F=5.266,P<0.01,即控制变量对风险感知也具有一定的解释力,其中学历对风险感知的标准化回归系数为0.228(P<0.001),表明创业团队成员的学历对风险感知具有显著影响。

在模型2、3、4 中,控制了团队成员的性别、年龄、学历后,分别检验了性别与年龄异质性、技能与职能异质性以及价值观异质性对风险感知的影响。检验结果表明,性别与年龄异质性、技能与职能异质性以及价值观异质性对风险感知均具有显著的影响作用,其中性别与年龄异质性、技能与职能异质性对风险感知具有显著的正向影响,标准化回归系数分别为0.277 ( P<0.001 )、0.235(P<0.001),价值观异质性对风险感知具有较为显著的负向影响,标准化回归系数为-0.169(P<0.01)。模型2、3、4 与模型1 相比,Adjust R2 从0.046 分别上升到了0.119、0.093 以及0.069,同时,模型2、3、4 的F 值分别为10.046(P<0.001)、7.866(P<0.001)、5.945(P<0.001)。

在模型5 中,控制了团队成员的性别、年龄、学历后,以风险感知为因变量,将性别与年龄异质性、技能与职能异质性以及价值观异质性全部引入回归方程,性别与年龄异质性、技能与职能异质性对风险感知的标准化回归系数分别为0.282、0.231,且均在0.001 的水平上显著,价值观异质性对风险感知的标准化回归系数为-0.152,在0.01 的水平上显著。同时,模型的F=11.356,P<0.001,Adjust R2也从模型1 的0.046 上升到0.188。上述分析表明,假设H1 得到了部分支持。

(二)创业团队异质性与团队沟通之间关系的回归分析

为了检验创业团队异质性与团队沟通之间的关系,本研究以控制变量(包括性别、年龄、学历)、创业团队异质性为自变量,团队沟通为因变量进行回归分析,结果如表3 所示。

在表3 中,模型6 检验了控制变量对团队沟通的影响,F=1.532,P>0.1,即创业团队成员的性别、年龄、学历对团队沟通没有较为显著的解释力。

在模型7、8、9 中,控制了团队成员的性别、年龄、学历后,分别检验了性别与年龄异质性、技能与职能异质性以及价值观异质性对团队沟通的影响。检验结果表明,性别与年龄异质性、技能与职能异质性对团队沟通具有显著的正向影响,标准化回归系数分别为0.356 ( P<0.001 )、0.226(P<0.001),价值观异质性对团队沟通具有负向影响,标准化回归系数为-0.133(P<0.05)。模型7、8、9 与模型6 相比,Adjust R2 从0.006 分别上升到了0.129、0.049 以及0.019,同时,模型7、8、9 的F值分别为10.916(P<0.001)、4.466(P<0.01)、2.282(P>0.1)。

在模型10 中,控制了团队成员的性别、年龄、学历后,以团队沟通为因变量,将性别与年龄异质性、技能与职能异质性以及价值观异质性全部引入回归方程,性别与年龄异质性、技能与职能异质性对团队沟通的标准化回归系数分别为0.360、0.226,且均在0.001 的水平上显著,价值观异质性对团队沟通的标准化回归系数为-0.116,在0.05 的水平上显著。同时,模型的F=11.202,P<0.001,Adjust R2也从模型6 的0.006 上升到0.186。上述分析表明,假设H3 得到了部分支持。

(三)创业团队异质性、团队沟通与风险感知之间关系的回归分析

为了验证团队沟通的中介作用,本研究将创业团队异质性及团队沟通作为自变量,风险感知作为因变量依次进行回归,观察在引入中介变量团队沟通后,自变量对因变量的影响程度是否产生了变化,以验证团队沟通在创业团队异质性与风险感知之间的中介效应,分析结果如表4 所示。

在表4 中,模型11 表示控制了团队成员的性别、年龄、学历后,团队沟通对风险感知具有显著的正向影响作用,其对风险感知的标准化回归系数为0.661(P<0.001),Adjust R2=0.477,F=62.185(P<0.001),即团队沟通对风险感知具有显著的正向影响,假设H2 得到了支持。模型12 是一个全模型,在控制了团队成员的性别、年龄、学历后,将创业团队异质性与团队沟通作为两个自变量,风险感知作为因变量进行回归分析,性别与年龄异质性、技能与职能异质性以及价值观异质性的标准化回归系数分别变为0.063(P>0.1)、0.093(P<0.05)、-0.081(P>0.1),团队沟通的标准化回归系数为0.609(P<0.001),即在引入了团队沟通后,创业团队异质性各维度对风险感知的影响作用不再显著或显著水平明显降低,团队沟通替代了创业团队异质性对风险感知的影响作用,即团队沟通在创业团队异质性与风险感知之间具有中介作用,假设H4 得到了支持。

感知。四、结论

本研究通过对浙江、江苏、上海两省一市的创业团队进行调研,分析了创业团队在对团队面临的内外部风险进行感知的过程中,创业团队异质性、团队沟通与风险感知三者之间的相互关系。最后,本文提出的研究假设均得到了一定的实证支持,得到如下研究结论。

(1)在性别、年龄及学历三个控制变量中,学历对风险感知具有显著的正向影响,也即意味着团队成员中,学历组成结构越高,其对风险的认知越趋于合理评估,因此,在组建创业团队过程中,要尽量多吸收高学历的成员。

(2)创业团队异质性对风险感知具有显著影响作用,其中,性别与年龄异质性、技能与职能异质性对风险感知均呈现显著的正向影响,价值观异质性则对风险感知有显著的负向影响。创业是需要承担高风险的活动,风险感知度对创业成功与否影响重大,也对创业绩效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基于上述各要素对风险感知影响关系的分析,在组建创业团队的过程中,应该增加性别、年龄、学历、专业知识、经验技能等方面差异性大的成员。同时要避免团队成员在价值观上存在太大的差异性。

(3)团队沟通对风险感知具有显著正向影响

作用。作为一个整体,创业团队成员之间联系紧密,内部成员的高效、频繁的沟通对于团队成员彼此了解各自在重要问题上的看法至关重要。在团队面临的风险问题上,不同成员也看法各异,成员之间通畅、充分的沟通有利于成员之间对风险感知的合理判断和评估,不至于过分低估风险。

(4)团队沟通在创业团队异质性与风险感知之间具有中介效应。创业团队成员在性别、年龄、学历背景、专业知识、经验技能等方面的差异性使得成员对相同问题看法各异,一定程度上也增加了团队成员充分沟通的必要性,但是价值观上的异质性对对团队成员之间的沟通有一定的障碍。加之创业团队异质性对风险感知不仅仅具有直接的影响作用,还可通过团队沟通对风险感知产生间接影响。因此,创业团队在引进成员的过程中应该多引进在性别、年龄、学历背景、专业背景等方面有差异性的成员,尽量避免同质性,以提升和促进团队成员之间能有畅通的交流沟通,提升对风险的合理认知。同时应当竭力避免团队成员在价值观上的异质性。

本研究属于一个探索性的实证研究,在研究方法、数据的选取以及变量关系的分析方面还存在一些局限性,主要体现在以下几点:① 本研究主要采取的是问卷调查方法,获得的是截面数据,而且数据来源单一,事实上创业风险感知是一个不断动态变化的过程,因此,在未来研究中需要采用调查追踪的方式收集相关数据资料,对相关假设进行进一步的检验,同时也需要从不同的渠道收集数据以进一步解决单一数据来源造成的同源误差问题;②本研究主要采用多元线性回归的方法对变量间的关系以及团队沟通的中介效应进行检验,方法简单、单一,在未来的研究中可采取诸如结构方程模型等方法对模型进行进一步的检验;③ 本文只探索了创业团队异质性、团队沟通与风险感知之间的关系,而对于其他有关变量,如团队冲突、风险倾向等对风险感知的影响还需要作进一步的探讨。

教育期刊网 http://www.jyqkw.com
参考文献

[1] 柳青. 基于关系导向的新企业团队异质性与绩效—团队冲突的中介作用[D]. 吉林大学, 2010.

[2] Francis, D.H., Sandberg, W.R.. Friendship withinEntrepreneurial Teams and its Association with Team andVenture Performance[J]. Entrepreneurship Theory andPractice, 2000, 25(2): 5-26.

[3] Kammt, J.B., Shuman, etc.. Entrepreneurial Teams inNew Venture Creation: A Research Agenda [J].

Entrepreneurship Theory and Practice, 1990, 14(4): 7-17.[4] Ensley, M.D., Hmieleski, etc.. A Comparative Study ofNew Venture Top Management Team Composition,Dynamics and Performance between University-basedand Independent Start-ups[J]. Research Policy, 2005,34(7):1091-1105.

[5] 张可军. 团队氛围、吸收能力对团队绩效影响机制研究——基于知识整合的角度[D]. 华中科技大学, 2009.

[6] Gartner, W. B.. A Conceptual Framework for Describingthe Phenomenon of New Venture Creation[J]. Academy ofManagement Review,1985, 4(10): 695-705.

[7] Katzenbach, J.R.. The Discipline of Teams [J]. HarvardBusiness Review, 1993(71): 111-121.

[8] Blau, P.M.. Inequality and heterogeneity: A primitivetheory of socialstructure[M]. Free Press, New York, 1977.

[9] 刘嘉, 许燕. 张海,等.团队异质性研究回顾与展望[J].心理科学进展, 2006, 14(4): 636-640.

[10] Finkelstein, S., Hambrick, etc.. Top-management-teamtenure and organizational outcomes: The moderating roleof managerial discretion[J]. Administrative ScienceQuarterly, 1990: 484-503.

[11] Jackson, S.E., Stone, etc.. Socialization amidst diversity:The impact of demographics on work team oldtimers andnewcomers[J]. Research in organizational behavior,1993(15): 45-109.

[12] Jackson. S.E., Joshi, A., etc.. Erhardt, N.L. Recent researchon team and organizational diversity: SWOT analysis andimplications[J]. Journal of management, 2003,29(6):801-830.

[13] Sitkin. S.B., Pablo. A.L.. Reconceptualizing theDeterminants of Risk Behavior[J]. Academy ofManagement Review, 1992,17(l): 9-38.

[14] Schumpeter, J. A.. Theory of economic development.Cambridge [M]. MA: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34.

[15] Daniel Kahneman, Dan Lovallo. Timid choices and boldforecasts:A cognitive perspective on risk-taking[J].Management Science, 1993, 39(1):17-31.

[16] Cutter, S.L.. Vulnerability to environmental hazards[J].Progress in human geography, 1996(20): 529-539.

[17] Rogers, E.M., Kincaid D.L.. Communication networks[M].New York:Free Press,1981.

[18] Hoffman. L.R., Maier. N.R.F. Quality and acceptance ofproblem solutions by members of homogeneous andheterogeneous groups[J]. The Journal of Abnormal andSocial Psychology, 1961,62(2): 401-407.

[19] Prendergast. C., Stole. L. Impetuous youngsters and jadedold-timers: Acquiring a reputation for learning[J]. Journalof Political Economy, 1996: 1105-1134.

[20] Jehn, K.A., Northcraft, G.B., Neale, M.A.. Whydifferences make a difference: A field study of diversity,conflict and performance in workgroups[J].

Administrative science quarterly, 1999,44(4): 741-763.[21] Lechler, Thomas. Social Interaction: A Determinant ofEntrepreneurial Team Ventures Success[J]. SmallBusiness Economics, 2001,16(4): 263-278.

[22] Mark Simon, Susan M. Houghton, Karl Aquino. CognitiveBiases, Risk Perception, and Venture Formation: HowIndividuals Decide to Start Companies[J]. Journal ofBusiness Venturing, 2000(15): 113-134.

[编辑:何彩章]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6-02-22 09:49:22
上一篇:构建基于三螺旋结构的大学生创新创业教育模式——以福州大学数学与计算机科学学院为例
下一篇:理工科大学生创业意识现状调查研究
网友评论《创业团队异质性、团队沟通与风险感知关系研究》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