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生命教育与思想政治教育的关系

颜峰,罗方禄

(中南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湖南长沙,410083)

[摘要] 思想政治教育教育学生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为目的,使学生认识到生命存在的意义,明白自我与他人、社会、国家的价值吻合。体验是生命存在的方式,在体验中,人不断地追寻生命的意义和价值,以实现对生命的创造和超越。思想政治教育的最终目的是使学生获得积极的生命体验,体验式生命教育是思想政治教育的有效途径。设计体验式生命教育活动帮助学生认知自我生命;丰富实践教育内涵,帮助学生认知社会生命;吸收借鉴优秀传统文化,帮助学生认知精神性生命是其基本方法,最终帮助学生认识到人的生命是自我生命、社会生命和精神性生命的立体式统一体。

[教育期刊网 http://www.jyqkw.com
关键词] 生命体验教育;思想政治教育;自我生命;社会生命;精神性生命

[中图分类号] G641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674-893X(2013)06?0017?05

张云飞认为:“所谓生命教育,是指指导学生正确认识人的生命价值,理解生活的真正意义,培养学生的人文精神,激发学生对终极信仰的追求,滋养学生的关爱情怀。”[1]郑晓江认为:“生命教育就是要让受教育者从认识人之自然生命的特征入手,进而去体会自我之社会生命,并意识到,人之生命只有在社会中孕育和成长,从而必须处理好己与他、己与社会的关系。”[2](11)目前,人们对生命教育的内涵及其实施途径尚无统一认识,但在生命教育与思想政治教育关系上,偏向于把生命教育与思想政治教育割裂开来,认为思想政治教育是意识形态教育,是集体人格教育,而生命教育是引导个体认知自我生命的个性教育。前者培养社会人和政治人,强调集体性共识教育,偏重服务于社会与政治的意识形态功能,缺乏为学生生命成长服务的功能,是脱离个体生命成长需求的政治教育。而后者直面生命存在,以满足学生生命成长的需求为最终目的,是富有个性和自由的教育。笔者认为,生命教育与思想政治教育具有内在一致性,促进和丰富学生积极的生命体验可以提高思想政治教育实效性。

一、思想政治教育的本质是使学生获得积极的生命体验

思想政治教育围绕怎样培养人、为谁培养人、培养什么样的人展开,尤其以帮助学生树立正确的价值观、人生观、世界观为重点。在思想政治教育中,“通过教育使思想政治理论教育的价值诉求被大学生个体认同并内化为稳定的文化心理结构”[3],使学生将主流意识形态内化为自我的意识,将国家、民族及人类的历史选择转变为自主自觉的行动。生命教育则是通过让受教育者从认识人的自然生命特征入手,进而体会自我更核心意义上的精神生命,使人意识到,人的生命只有在社会中才能得到不断孕育和成长。从这个意义上说,思想政治教育与生命教育共同关切个体生命价值,教育目的都指向个体自我意识与社会主流意识的统一,旨在促进个体以昂扬进取的生命态度实现自我价值向社会价值的转换,从而获得生命意义、人生价值。

(一)生命教育与思想政治教育目标具有一致性

人类所有的教育和哲学都源于一个终极追问:人怎样活着,如何能不死?不同文明的共通答案是灵魂不朽,精神不死。人生的意义不仅仅是生物意义上的生存,物质意义上的生活,更重要的是精神意义上的生命。人活着最根本的是活出一种精神,这精神的基底是物质,是人生理上的存在。因此,顽强地生存,勇敢地活着,不仅善待自我生命,也善待他人生命,还善待天地万物的生命,这就是“德配天地”,这就是人的精神、生命的精神,也是所有教育的主旨和追求。这使得思想政治教育与生命教育的理念相同,出发点和归宿都是个体生命价值、人生意义及生命的完善和发展。

(二)思想政治教育帮助个体实现生命的社会化

个体生命的完善是一个逐步社会化的过程,“所有人都希望最大限度地实现自己的生命,但是每一个人的价值,又都是在社会的群落中展示出来的。”[4]每个人生命价值的展现都需要借助于他人、群体和社会,在不断社会化的进程中实现自我生命价值认同,“任何存在物—不管它是共相还是殊相——都不能扮演那些分离的角色。自我认同要求每一种存在物都有一种联合的自我一致功能,不管那种功能的复杂性如何。”[5](102)思想政治教育将个体生命置于整个大的社会场域,帮助连接“我”“你”“他”,实现人类类生命的共振,通过思想政治教育,人认识到个体生命不是孤独、毫无价值的,而是与整个国家民族的生命共同体联合一起,共同肩负着促进国家富强、人民幸福的责任。在这过程中,“小我”的生命价值被放大,个体在不断社会化的进程中,追求并实现超越性的“大我”价值。

(二)思想政治教育涵盖了生命教育内容和方法

从生命周期来讲,大学生处于人生困惑最多的时期,大学生生命教育应当直面生命困惑,有效回答个体自然性生命应怎样融入社会性、精神性生命,理解的生命内在价值,掌握生命的逻辑,以此感知生命的存在,获取人生的意义。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通过在大学不同阶段开设不同思想政治理论课程,使学生系统理解生命的价值。《思想道德修养与法律基础》课以教育学生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为主线,使学生明白应遵守的社会规范和道德价值,明白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以实现自我身与心、与他人、社会、自然的和谐相处。《中国近现代史纲要》通过讲授对近代以来中国历经屈辱而富强的历史,教育学生应当怎么看待历史,切实感受无数志士仁人在为实现民族复兴、国家强盛过程中的艰苦奋斗的生命历程,明白个体生命应如何融入类生命当中,在实现社会价值中对自我价值进行准确定位。《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教育学生坚持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的方法论,正确看待人生和社会,明白人类为之努力的终极目标是实现共产主义,生命的恒久价值应该在为实现每个人的自由而全面发展中超越。《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概论》使学生通过感知毛泽东等党的领导人带领全国各族人民在革命、改革、建设的过程中取得的辉煌成绩,学习正确的指导思想和治党治国理论,树立民族自豪感和自信心,坚定社会主义信念,理解个体生命应当并只有与民族、国家目标结合在一起,在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贡献中才能彰显生命价值。上述课程的内容涵盖了个体生命成长,由自我自然性生命过渡到社会性生命,并向精神性超越的全部重大生命主题。

二、体验式生命教育拓宽了思想政治教育场域

体验是指由于外界事物和情景所引起的“我”的内心感受、体味或亲身经历,是人对外界的直接认知,是一种最为普遍的客观存在的情感。“体验,既有认识论的意义,即以体验的方式达到认知理解,或者促进并加深理解,所谓顿悟、内化,其实都是深刻体验的结果。同时,体验又有本体论和价值论的意义,即体验是人的生存方式,也是人追求生命意义的方式”[6]。“超越教育的工具价值、走向教育的生命价值,是当代教育学者的共同追求,而对于个体的生命体验的关注是生命教育的应有之义”[7]。体验与生命体验紧密联系,体验在生命中进行,生命是体验着的生命。体验,是人的生存方式,也是人追索生命意义的方式。个体的生命总是同情感、希望、想象、冥思、回忆、欢乐、痛苦等内在感性活动紧密相连的。说一个人活着,就是说他在希冀着、欢乐着、痛苦着,也就是他在体验着。

生存、生活、生命就意味着体验。生命本身就是体验[5](392)。整个生命的历程就是一个体验的过程,“每一种实际存在物本身只能被描述为一种有机过程。它在微观世界中重复着宏观世界中的宇宙。它是从一种状态到另一种状态的过程。”[8]生命就是一种主体的我与外在的客观现实交流互动的有机过程,生命的整体性寓于体验之中。“体验是生命的体验。离开了生命,体验就失去依托,人生是体验的人生,离开了体验,人生便晦暗无明。体验是人生的确证,只有在体验中,人生才能保持它的丰富性和多样性,才能充分显示它的诗意和灵性。”[9](4)体验式生命教育拓宽思想政治教育场域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促使思想政治教育注重教育学生进行自我价值的反思

苏格拉底说,不经反思的生活是不值得过的。思想政治教育起源于对人性与人生的反思,自我价值只有在反思中才得以发现和升华。人与动物生命的区别在于人的生命价值既有对自身的价值,也有对他人、家庭和社会的价值。人的生命历程就是价值的展示和创造。在此过程中,由于自我的局限、外在环境的变化等因素,对自我价值的追寻难免出现偏差与失误,这时需要反思加以纠正,因此,反思本身就是一种生命体验的过程。

思想政治教育中的自我反思是依据师生特有的价值取向和行为方式建构师生自主、自尊、自律的体验式生命教育模式。这一模式,一是关注大学生生命意识的培养,体现生命教育的价值取向,使思想政治教育更具时代性与个体性;二是适应生命体验的情感特性,深入探讨思想政治教育的合宜与缺失,增强个体生命意识的内化与体验,贴近学生的实际需求;三是突破现有教学组织形式的影响和制约,建构适应生命教育的体验式教学组织形式,研究体验式教学方法的指导原则、策略、操作技能和艺术,以及不同情境下具体方法的选择依据等,使思想政治理论教学更具实效性。

(二)促使思想政治教育回归学生的现实生活世界

生活世界概念由西方现象学创始人胡塞尔1936 年在其著作《欧洲科学的危机和先验现象学》中率先提出。胡塞尔认为,“生活世界是一个我们生活于其中的实在、经验、直观的世界,是日常的、伸手可及的、非抽象的存在。生活世界是相对于科学世界提出的,生活世界是科学世界的基础,科学世界是把生活世界中的一部分抽取出来加以理论化、形式化的结果。”[10](121)其所指的回到生活世界即指回到日常生活世界,过上直观、感性、简单、富有人情味的生活。梁漱溟说:“要晓得离开生活没有生活者,或者,只有生活没有生活者——生物。再明白地说,只有生活这件事,没有生活这件东西,所谓生物只是生活。宇宙完成于生活之上,托于生活而存者也。”[11](48)李泽厚对此评论道,这就是说,生活就是此时此刻的自意识的当下存在,它本身即是目的,即是意味,即是人生,而并不在于别处[12](299)。正由于生命体验是生活世界的鲜活体验,才使得思想政治教育远离空洞说教、知行分离,而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与浓郁的人情味,成为时代话语和个体生命精神家园的构筑者。进而使思想政治教育更多教育受教育者习得社会生活规范、获得社会生活技能,关注人的“此在”,将人从工具理性、过分形而上中拉回现实生活场域,使人不再成为听命和受控于权势、金钱或机器的工具,而成为有自由意志、独立人格、崇高追求的道德存在。体验式生命教育融入思想政治教育就将生命置于生活现场,在现实生活中使个体获得源源不断、真切丰富的生命质感。

(三)促使思想政治教育更加关注学生的情感世界

情感是一种非常复杂的心理现象,在心理学中通常被定义为人对客观事物的态度体验及其相应的行为方式。它包括刺激情景及对其解释、主观体验、表情和一系列神经生理过程。情感体验即指个体对外界事物引起的人对客观事物的主观体验。情感体验有积极和消极之分,无论是积极情感还是消极情感都是我们生命状态的直接反应,是个体最强烈的生命冲动。积极的情感体验如仁慈、友爱,使个体生命乐观向上,永远充满阳光与激情;消极情感体验如羞耻感、内疚感,使个体生命远离危险,最大限度发挥自我效能。马克思说:“激情、热情是人们强烈追求自己对象的本质力量。”[13](169)生命与情感紧紧缠绕在一起,有生命就有情感,主体的任何活动都伴随着一定情感,情感贯穿人的生命始终。体验式生命教育方法关注教育双方的内在情感体验,以“双主体”教育观为指导,以理想信念等情感教育为主线,通过情感唤醒、朋辈教育的方式,增进生命个体对亲情、友情、爱情的体认,培养广大学生对自己、对他人、对社会、对自然的关爱情怀,切实感悟和理解生命的真、善、美,这都有助于思想政治教育唤醒人性中最优美、最炽烈的情感,使枯燥的政治性教育更富有人情味。

(四)促使思想政治教育关心学生个体的成长需求

马克思在《1844 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谈到: “一个种全部特性,种的类特性就在于生命活动的性质,而人的类特性恰恰就是自由的自觉的活动。”[13](96)在这里,马克思每一个人的活动都带有一定目的,所有行动都是自觉的。但囿于个体的差异性,及所处的时间和场合的不同,人的行动又带有一定的盲目性,人既有预想的理性又有现实的非理性成分。传统思想政治教育倡导集体理性,在促进人民团结,加强凝聚力方面取得显著成绩。但过分强调集体理性的结果是,个体需求被淹没,成为集体目标的工具,“在西方‘工具理性主义’思维的映照下,人完全成了服务于硬性指标的‘社会人’——这就是传统思想政治教育中的人——是为适应社会发展之需、GDP 的有效增长而培养的经济人或政治人,又可以被称之为‘工具人’,其评判的根本价值目标是为‘他’,其生存的根本理由仿佛也成了‘可被利用’,而非彰显个体的生命色彩”[14]。工具理性主义忽视人文关怀,显然有违当前的社会环境、生活场域、个体诉求。思想政治教育面对的是有血有肉的鲜活的生命个体,必须直面个体生命,关注健全的人性,体验式生命教育教人如何在复杂的充满困顿的生活现实中安生立命,促进对生命价值的关注,可以帮助推动实现思想政治教育的生命价值诉求。

三、生命体验式思想政治教育的基本方法

(一)设计体验式生命教育活动帮助学生认知自我生命

两千多年前,普罗泰戈拉喊出“人是万物的尺度”,人第一次把自己置于万物之最灵最贵的地位,清醒地认识到是人,而不是神的生命是天地间最美好的事物。人需要时时反省生命,反省自我是不是珍惜自己美好的生命,对得起自己宝贵的生命。为此,设计体验式生命教育活动的具体方法有:① 整理内容、收集资料,对既往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学方法开展分析研究,依据具体内容采用启发式、讨论式、探究式和案例分析法、活动法、情境法等方法,促进学生参与,力图增进基本理论的个体体验性,形成更具操作性的学生主体性教学模式;② 探索师生自主性、自尊性、自律性生命教育的内在规律,开展价值澄清模式、理性构筑模式、逻辑推理模式、道德认知发展模式、体谅关心道德教育模式、完善人格道德教育模式;③ 开展体验式教学策略研究,探讨正确人生观信息与情感形成的编码策略、无意识学习策略、刻板印象激活策略、组织和自我组织认识活动策略、激发和形成学习动机策略、检查和自我检查教学效果策略;④ 以专题性教学为突破口,创设更多教学情境,增强师生间的情感交流和互动,使课堂富有情感和生命的灵动。

(二)丰富实践教育内涵帮助学生认知社会生命

“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孔子从日月运行、四季交替、万物生长的生命意象中,体验到永恒的宇宙秩序和广大善意,那就是“天行健,君子当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由于“天”(自然)“不言”,并不把它善意显现出来,所以,人只有靠自己的思想与行动,才能体验“天”的善意存在。无论生命甘与苦,唯有自己吸取大自然的生机,才能拥有源源不断的生命活力,结出生命的果实。因此,默默地“行”,默默地“生”,是自然启示人获得生命之刚健强劲,人生之坚毅超卓的路径,那就是实践、劳作对于生命的无穷意蕴。只有在不息的劳作中人才可以安定身心,才能日臻完善,才能领略人生各种况味,展现生命的社会价值。

实践教育本身就是个体生命体验的过程,通过实践认知社会生命的方法有:一是要开展审美活动,走进自然,在观赏万物,爱莲玩草、望花随柳中,将个体生命与宇宙生命打成一片,以真挚的感情来欣赏和理解大自然的奥秘,从而获致一份生命的喜乐,一种充盈流荡于宇宙人心间的生命诗情。二是要投身环境友好型和资源节约型校园建设,培育大学生的绿色消费、适度消费和精神消费等可持续消费观,使大学生消除贪欲,以获得基本需要的满足为标准,而不是对物质资源无止境地占有。倡导节俭、反对奢侈和浪费,实施有节制的消费行为,通过自己的消费理念和购买行为影响市场,增强绿色产品的压力和动力,以实际行动自觉承担保护生态的责任与义务,摆脱单纯物质享受,注重对生命意义的完整理解,从而深化人们对生存价值的认识。在投注情感、精神于环境,付出行动和生命于生态同时收获心灵的慧养,生机的留驻与气韵的提升。三是投入生活,在和谐自我与他人的关系、自我与社会的关系中,经历种种苦难的磨练,经受事业、感情的历练达致更高的生命境界。

(三)吸收借鉴优秀传统生命智慧帮助学生认知精神性生命

中国传统教育哲学的理念是化育宇宙人生为一整体,使人在静观万物的生命状态中,获得自然生命的感召,激发自我的生命精神,感悟自己的生命存在,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对生命的定位更为超越的是人的精神性生命。由自然界鱼跃鸢飞的活泼生机中,窥视天地生命流动的生生之德,从而获致自己生命的感悟与体证。思想政治教育着重吸收的传统生命智慧包括:① 人在自然中存在,善待一切生命就是善待自我的生命。人之所以要善待他人和天地万物的生命,只因为这些生命,都是我们自己的生命。马克思主义告诉我们事物的联系是普遍的,事物本性与现象之间有联系,事物与事物之间也相互联系。静观万物,正是为了感受生命的流转运化,体味生命的欣欣生意、勃勃生机。② 人生的本质在体验之中,亦在超越之中。中国传统的生命观是从整个宇宙系统的两个纬度来认识与看待生命、肯定生命,使生命获得超越。这两个纬度:一是空间上的体验,生命之中有磨难,有困厄,就如同自然界有风雨雷电,也有阳光灿烂,风和日丽。

生命应当融通万物,赞化天地,生如春花之灿烂,死如秋叶之静美,这是中国人的生命精神和生命境界。二是时间上的体验,生命在时间之流中诞生,也在时间之流中消逝,就如自然四季的轮转变迁,自然如此,人生同样如此,个体只有在日新其德,生生不息的成长中才能获得不朽的生命意蕴、人生价值。③ 世界是开放的,时间是延绵不断的,因此生命的超越就是不断开拓自我的精神视域,延展自我的空间体验。说文解字中“开”字,从门。生命中有许多人为之门,使自由的心灵闭塞,让生命的真谛遮蔽,只有打破这些人为的壁障,才能获得人生真实的意义。市场经济强调功名、机巧、智识、利禄、虚荣、美色等,都是将心灵闭死、生命损毁的门。只有勘破富贵功名、声色犬马,以及人为的一切自以为聪明的享受,才能由自我封闭的心灵空间,融入无限自由的精神空间,抵达自由的人生境界。④ 乐天知命的生命情怀。中国传统思想文化结构中充满超越性的智慧融通:儒家思想以“刚健”为中心,借空间的张势以提升人精神的向上性;道家以“自由”为中心,借空间的拓展,抒发个体生命的自由。生命之所以有悲欢,是生命不能超越一己之渺小。无论儒道佛在面对自然生生不已的转化中,都获得让生命超越个我,融入宇宙大化的体验,形成乐观开朗的生命信仰。这种信仰的真谛不是颓废,而是振作,不是放弃,而是追索,归根到底是对生命的珍惜,是时时以“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为自勉的生命运动。寒来暑往,日月如梭,天地宇宙的时间结构,是一个大循环。在这时间往复,生命循环里,文学家感悟“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历史学家感悟“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哲学家感悟“反者道之动”,老百姓感悟“山不转水转”,“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获得善待生命的智慧。在人生处于困厄、低谷时,它予人以抚慰,让生命之重变得可以承受,使胶着于此刻此时的心理焦虑,在过去、现在、未来的流转中获得舒缓、赢得憧憬和希望,因为看到未来,着眼未来,生命就不会绝望,人生就有了光亮。

教育期刊网 http://www.jyqkw.com
参考文献

[1] 张云飞.呼唤生命教育[J].社会,2003(3):1.

[2] 郑晓江.生命教育演讲录[M].江西:江西人民出版社,2008.

[3] 韩小谦.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改革的难点与突破—以生命教育为视角[J].教学与研究,2010(8):81-86.[4] 欧阳康.生命教育应当直面生存困惑[J].广东社会科学,2011(1):59-63.

[5] 阿尔弗雷德?诺思?怀特海.过程与实在[M].北京:中国城市出版社,2003.

[6] 宋振韶,金盛华.情感体验,教育价值及其促进途径[J].教育科学研究,2009(1):64-67.

[7] 曹晶.生命体验的教育意蕴[J].河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7(7):153-158.

[8] 赵联.生命体验:道德教育的返璞归真[J].教育学术月刊,2009(3):45-47.

[9] 崔良文.审美人生论[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2.

[10] 张庆熊.熊十力的新唯识论与胡塞尔的现象学[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95.

[11] 梁漱溟.东西文化及其哲学[M].北京:商务印书馆,2005:48.

[12] 李泽厚.中国现代思想史论[M].中国出版集团,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8.

[13] 马克思,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2 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9.

[14] 张淑燕,赵继伦.和谐社会构建与情感教育[J].东北师大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8(3):32-35.

[编辑:颜关明]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6-02-22 10:39:12
上一篇:高校人才培养对接社会需求探索
下一篇:大学生健康精神生活培育初探 基于荣格的心理动力学分析
网友评论《论生命教育与思想政治教育的关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