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联邦公共体育政策研究

许晓峰

(河北联合大学 体育部,河北 唐山 063009)

摘要:在1874年以前,瑞士联邦的公共体育政策发展得非常缓慢,之后随着体育成为一种国家军事组织行为方式,由此开启了瑞士体育立法的篇章。主要研究瑞士体育政策的发展演变过程,重点阐述体育从一项单纯的私人休闲运动,转变为瑞士联邦各级政府都十分关注的社会政治现象的过程,以及当前瑞士体育政策的发展趋势。

关键词:瑞士;体育政策;公共体育

中图分类号:G8005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672268X(2014)04000803

Swiss Federal Sports Policy

XU Xiaofeng

(Sport Dept., Hebei United Univ., Tangshan 063009, China)

Abstract: Before 1874, the public sports policy of the Swiss federal developed very slowly and gradually became a national military organization way. The paper studies the development of the Swiss federal sports policy and focuses on the change of sport from an individual recreational practice to social and political phenomenon receiving attention of various levels of Swiss federal governments.

Key words: Swiss; sports policy; public sport

1瑞士联邦公共体育政策起源的背景

在19世纪中叶,受德国体育协会的启发,体育在瑞士的德语州逐渐流行起来,很多人认为体育运动的发展促成了德国的统一,以及1870年普鲁士在对抗法国色当战役中的胜利。因此,1874年瑞士联邦委员会在宪法修订案中,军事组织的其中一个条例(第81条)规定,每个州有义务推荐18~20岁的男孩服役,且体育课被规定为服役前的基本准备科目,课程由受过新战士军校及师范学校训练的体育老师负责。联邦政府要求18~20岁的年轻人接受射击训练,并由此建立了一个咨询性的机构——国家体育委员会(CFG),负责编写国家级体育教材,并鼓励国防部(军事部)进行全民体育锻炼工作的推广。虽然教育家们对此有着强烈反对,但这样一来,无论是在校时还是离校时,体育活动的发展必需通过军事政策来予以实现,并且成为国家公共政策的组成部分。二战后,大多数市区开始兴建专门的体育场地设施,其中一些设施的建立历经一些波折,有的甚至在经受了相当激烈的政治争论后才得以建立。例如,1933年选举的洛桑市左派主义市议会,制定了有关体育设施规定,以及给当地社会发放补助的优先顺序,这些市级体育政策,与国家、市州级以及当地的体育政策有紧密联系。1977年成立的瑞士体育协会(ASS),其理念是为业余体育运动代言。ASS于1996年与COS和EFGS展开合作,通过成本分摊和联营的方式,建立了一套国家级训练方案,ASS随后创立了国家精英体育委员会(CNSE),并基于公私(协会)合作理念,在联邦层面上制定实施相关的公共体育政策。

随着CFG提出的团结一致的建议(包括非奥林匹克联盟),以及缓和“瑞士国民体育”(即全民健身运动)、现代竞技体育(尤其是奥林匹克运动项目)和体育教育(体育课)之间分歧的建议,1938年ANEP获得了体育教育国家资金四分之一的保障基金,其余的四分之三由各州政府管理,由此,一个由州建立的体育协会开始了体育博彩的运营。在瑞士宪法的规定下,ANEP实现了彩票垄断,彩票带来的巨大利润日趋增长,推动了瑞士各州、市的公共体育政策发展。1938~1998年,瑞士各市的体育资金累计总额高达近16亿瑞士法郎,这些资金大部分用于资助俱乐部及其有关设施方面。随着1936年德国柏林奥运会的成功举办,以及在强烈支持体育的政治家们的促使下,瑞士联邦委员会规定,参加服役的男孩应在离校后参加体育锻炼,以作为服役前的准备。然而至1940年,此法案由于宗教机构发起的公投和侦查运动被驳回,原因是他们不愿让军事来控制体育活动。随后联邦委员会利用其在二战时通过的职权,规定在校学生必须进行每周不少于3h的体育锻炼活动,体育教师有义务提供指导。这一政策导向发展至1944年,在麦考林创办了国家体育竞技学校(EFGS),位于瑞士法语州和德语州的交界处,这所为瑞士专门培养体育教师的国民学校,直到1981年还由国防部主管。在此时期,麦考林是瑞士联邦政府关于所有体育问题的中心,受到EFGS的严格监督。

2冷战结束后瑞士公共体育政策的发展

冷战时期,是瑞士公共体育政策发展的重要时期,与体育相关的问题和提议的数量在联邦议会上不断增长。1948年,EFGS挂靠在联邦内政部下,使得体育从军事中分离了出来,并担负起了健康卫生和教育方面的责任。联邦体育经费也由1980年的4 800万瑞士法郎涨至2000年的13 400万瑞士法郎。在随后的一年里,瑞士理工学院体育教学负责人海因茨·凯勒被任命为EFGS的顾问,在他就职的20年里,为瑞士体育政策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在阿尔贝维尔冬季奥运会和巴塞罗那夏季奥运会中,瑞士运动员表现欠佳,由此暴露出瑞士体育政策的诸多问题,尤其是体育联盟的设立问题。1996年瑞士成立了一个工作小组,自此COS、ASS以及CNSE合并成了一个单独的体育机构,即瑞士奥委会(AOS),属于国家级协会的总联盟。1999年,为了给AOS一个独特的身份,以便得到瑞士三个不同语言地州的民众认同,AOS更名为瑞士奥林匹克(AO),联邦各州市纷纷效仿使用新的概念命名。由于瑞士政府对公共体育事业的重视,两年后,联邦委员会把EFSM变更为联邦体育运动办公室(OFSPO),为使其成为官方性机构,其政治合法性一直为政府机构所利用。大学体育机构成为OFSPO的分支管辖,开展与体育科研机构合作,并负责LEGS委托的科研项目实施。随后,LEGS与伯尔尼应用科技大学合并,更名为“麦考林高等体院”(HEFSM),成为瑞士高校系统的一部分。LEGS成立了一个反兴奋剂实验室来检测瑞士的样品,但由于资金不足,无法用国际标准来操作,于1986年关闭。随后,由于瑞士联邦受到国际舆论压力的影响(维护国家形象),转而高度关注反兴奋剂问题,药物检测才得以继续。由沃州政府集资,资助洛桑大学建立了反兴奋剂实验室,该实验室迅速得到官方的认可,并享誉国际体坛。2000年,LEGS制定了运动员禁用兴奋剂名单,建议联邦政府对药物供应方启用刑事责任程序。20世纪70年代到80年代,为中小学生提供3 h的体育锻炼成为LEGS法定义务,这也促使LEGS与巴塞尔、伯尔尼、日内瓦等州的州立大学共同创建了一系列的体育教程。1984年,LEGS制定了有关体育教师的课程培养标准,隶属于LEGS人类医学和体育科学学院管辖,并将这些培养标准逐渐纳入学历学习中(如今的学士及硕士等级)。为了配合体育教师培养计划的实施开展,LEGS牵头建立了全国体育教师联盟网站。费里堡大学、纳沙泰尔大学、圣加仑州大学以及瑞士教师培训学院都加入了该网站,这是瑞士各州与大学开展合作的典型例子。根据LEGS体育场地设施战略规划计划,于1974~1983年间发放了3,300万瑞士法郎的社会体育发展资金,然而出于节约经费的考虑,以及大部分资金被挪用于地方项目,这些补助政策在1984年被废除。

3瑞士公共体育政策的财政状况

20世纪末对于瑞士公共体育政策的行政组织机构的改组尤为重要。21世纪初,陆续拟定并执行了联邦计划,旨在为政策做出优先规划和资源合理配置。创立于1999年的OFSPO,负责“联邦委员会关于施行瑞士体育政策的理念”策略文件的筹备,该文件在2000年由瑞士联邦政府一个特别工作小组起草,并由政府交由年终议会审批通过。联邦委员会的提案回顾了体育在国家社会生活中的地位、政府体育政策的原则,以及体育所面临的一些迫切解决的棘手问题。特此设立了5个目标:(1)健康领域,增加参与体育锻炼人数的百分比,即体育人口指标;(2)教育领域,用体育所提供的可能性为教育目的服务;(3)竞赛领域,支持体坛新秀,鼓励精英人才的发展;(4)经济领域,挖掘体育赛事带来的经济发展潜能;(5)可持续发展领域,使体育成为社会可持续发展的示范基地。

1969年,联邦委员会体育法案的解释文本指出,以上5个基本目标中,只包含了健康和教育的目标,而且目标人群已覆盖至全民,在理念解释文件中,休闲活动组织和可持续发展功能均未被提及。1969年的第5个目标——在国际赛事中为瑞士赢得荣誉,在2000年的修订中,“竞赛目标”已经上升到第三位。因此,此文件表达了联盟支持顶级运动员的真实愿望,如通过制定某个专项计划来培养最优秀的体育人才。该文件重新设定了两个最终目标:第一,联盟认可国际重大赛事的价值,以及国际体育组织总部位于瑞士的象征性意义,并决心为赛事的举办制定合理的方案;第二,通过可持续发展战略计划,联邦委员会意在提升对体育可持续发展的意识,尤其是赛事组织和场地的充分利用方面。

该文件为OFSPO在2003~2006年立法期间,针对6个领域指定详细的行动方案打下了基础。在此期间OFSPO总共投入了近400万瑞士法郎,在评估了OFSPO部门实施的当前措施之后,联邦委员会于2007~2010年投入了354万瑞士法郎用于计划的实施。尽管这些金额比起文件里所预期的来说是笔小数目,但在金融危机财政预算削减期间,代表着资金投入的增加趋势。另外,2004~2007年体育运动研究的总体规划已经制定完毕,受联邦委员会的鼓励,此计划提出了19个研究问题,其中有7个是由CFS宣布的迫切问题,OFSPO为这项研究计划每年专项拨款约135万瑞士法郎。表1是自OFSPO创办以来的资金支出变化情况,包括项目运营资金、给第三方的补助等,这些支出几乎是瑞士联邦在公共体育发展上的所有开支。由于承办了2008年欧足联赛事,这是瑞士举办过的最大型体育盛事,2007年和2008年的支出持续增加。OFSPO通过出租设施和提供服务也能获得一些收入,每年大概1500万瑞郎,以此抵消一部分的资金投入。例如,对于“瑞士体育政策理念”的实施,此类评估专为体育俱乐部的禁烟、禁毒、禁酒而设,这是该文件中实现“教育发展”目标的一部分,并由瑞士公共卫生局提供财政支持(烟草专项基金)一并实施。该法案还明确了与AO合作建立国家反兴奋剂机构的战略关系,并授权以个人名义提供反兴奋剂检查的线索与资料。

2005年海因茨·凯勒退休之后,新任领导人接管了瑞士联邦体育运动办公室的事务,受个人意志的影响,瑞士联邦体育运动办公室政策有所转向,更注重瑞士公共体育事业的经济价值,以便更好地对体育事业进行经济支持。为此,瑞士联邦体育运动办公室委任相关大学和咨询公司,对体育发展GDP、体育场地设施建设状况以及公众参与体育状况进行了摸底调查。瑞士联邦体育运动办公室对LEGS开始进行全面修订,并更名为“关于国家鼓励体育活动法案”。2008年,该法案草案提交有关各方进行商讨,并于2009年底呈交议会,于2011年获得议会通过。自1972年LEGS通过之后的40年,根据“体育”概念的变迁,由此变更为“体育事业和体育活动”,新法案的语意随之发生了变化。

4结束语

综上所述,本文在于梳理瑞士公共体育政策的发展演变进程,以及至今日臻成熟的体育政策法规状况。1870年,作为服役前的准备,瑞士联邦推行了最初的促进体育发展的政策。冷战时期,在学校进行的体育教育活动,让年轻人在校内、校外均能享受体育政策发展带来的实惠。在20世纪末与21世纪初,通过体育外交途径,瑞士长期向其他欧洲国家学习与借鉴体育政策制定与实施的先进经验。当前瑞士体育政策还在继续演变,例如关注国家体育精英人才的发展,为实现公众健康、经济发展和社会可持续发展的目标,在各州与地方推行体育活动等。值得提出的是,瑞士联邦的公共体育发展是国家干预最少的社会发展领域,也可以说是一个私人的非营利组织,并扮演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同时,这也是公私合作非常频繁与深入的一个社会领域,体育政策发展也需要联邦各州、市的紧密合作。

参考文献:

[1] 黄璐.《体育政治经济学》评析[J].体育成人教育学刊,2011(5):2224.

[2] 黄璐.NBA停摆与资本主义经济危机[J].体育成人教育学刊,2012(1):15.

[3] 冯欣欣.政府与非营利组织合作:理论逻辑与模式转变[J].天津体育学院学报,2012(4):297302.

(20140615收稿)


教育期刊网 http://www.jyqkw.com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6-02-24 09:53:40
上一篇:ICU规则下舞蹈啦啦操编排要素特征分析——以2013年世界啦啦操锦标赛集体花球组前三名为例
下一篇:圣约翰大学校长卜舫济的体育教育思想与实践
网友评论《瑞士联邦公共体育政策研究》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