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纽卡斯尔一天(上)

文/郭莹

我居住的纽卡斯尔位于英格兰东北部, 曾经是英国传统上的重工业生产重镇, 曾拥有煤炭、造船、军工、汽车、医药、货运等行业。因此, 这里是全英产业工人大军最多的地区, 这里的矿区曾经是英国第一个马克思主义小组的诞生地( 我由此想到毛主席下安源) 。

纽卡斯尔地区至今都是英国工党的重要票仓, 被普罗大众形容为富人党的保守党在这里没有势力。前几年大选前夕, 曾见识过一位年轻女孩挨门挨户为保守党拉票, 我听见邻居先生骂道: “ 宁愿选猴子也不会选保守党。” 砰! 的一声将姑娘关在了门外。

1980年代, 撒切尔夫人上台后大力推行私有经济改革计划, 关闭了所有的重工业生产, 一夜间造成大批产业工人失业。至今, 纽卡斯尔地区仍然是全英申请救济金人数最多的地区。这一地区的居民购买力有限, 数得过来的少数高端消费者, 比如律师、医生、公务员、银行家、企业家、球星等。[本文来自于www.JyqKw.cOm]据说这些富豪并不热衷于本地消费, 而偏爱去伦敦、巴黎、米兰、纽约度假和购物。结果, 由于普通民众消费力疲软, 加上多如牛毛的大公司连锁店挤压, 纽卡斯尔地区的服装、百货类个体经营者生存艰难,常看到居民区一条商业街上N家店铺关闭, 接手的商家常常是地产经纪、旅行社或者慈善二手货店。

柳暗花明又一村。如今, 英国人都知道中国人是大买家,中国人尤其狂热西方顶级名牌奢侈品。某一日清早, 楼上的邻居米歇尔就过来跟我打招呼, 她是百货公司化妆品的导购。她大惊小怪地告诉我, 昨天一位1 8岁左右的中国女孩花了5 0 0多英镑买化妆品, 中国女孩的这一豪举令周围的英国人震惊。因为, 对于英国的年轻女孩甚至一般的英国成年妇女来说,5 0 0多英镑一次性花在化妆品消费上是不可思议的行为。我解释, 这个女孩估计是为其亲友代购, 或者她会转手在淘宝网上销售。米歇尔更吃惊了, 她问: “ 奢侈品牌的化妆品如此昂贵, 还能转手升值倒卖?中国人这么有钱? ”

我买了一张一日行的地铁票, 沿着地铁沿线跑首饰销售。先奔往富人区, 车上一位中国女孩2 0 岁左右, 胳膊上挎着P r a d a粉色新款包。下车后与一位英国女士闲聊, 她感慨说如今中国人真有钱, 欧洲的奢侈品市场就靠中国人“ 撑着” 。她又说, 刚才车上那位年轻女孩的P r a d a一定是仿冒的。我说那个中国小姑娘的手袋是真货, 英国女士非常吃惊, 在她看来, 那么个毛丫头哪有实力拎真货? 这个年纪的英国女孩是不可能享受顶级奢侈名牌的, 家长也不会给她们买如此昂贵的奢侈品。

进了富人区珠宝店, 我将深圳朋友做的首饰交给店主马修。记得2 0 1 0年春, 刚回英定居时第一次迈入马修的店, 待他看了我呈上的中国首饰后, 问了一句: “ 你有没有Pe n d a n t s? ”我当时初入首饰行业没听懂这个英文词,I n d e p e n d e n t是独立的意思, 这Pe n d a n t s是个啥? 马修见我发愣又重复了一遍。抓住客户是硬道理, 我马上信誓旦旦地夸口说: “ 当然有Pe n d a n t s, 下周给你。” 回家后问洋老公何谓“Pe n d a n t s ”? 他说不出中文,查了字典原来是吊坠。我当即给深圳朋友发了邮件,次日清早便将吊坠图片发给了马修。

转回来说, 这个上午拿了马修的支票后, 如往常一样我们拥抱告别。记得那年头一次与他拥抱告别时, 被对面食品店的老板苏珊大妈看到, 苏珊大妈对着马修调侃说: “ 我真真地瞧见你‘ 抱着’ 一位漂亮的中国姑娘, 我今晚就告诉你太太。” 待第二周再见马修时, 马修就笑着说上次告别拥抱, 可是被人盯住了。英国人的幽默举世闻名, 尤其喜爱自我调侃、嘲讽。我笑着说:“ 这次你可得眼神好些, 动作麻利些。” 出了马修的店, 超市外一位罗马尼亚吉普赛女郎, 穿着拖到脚面的花裙子, 头上裹着花头巾, 正忙乎着向行人兜售《大问题》杂志。这是一位英国慈善家为帮助无业游民创办的保险类杂志, 街头兜售者胸前都挂着证件, 靠卖这份杂志得到提成。路过吉普赛女郎身旁时, 她凑近我请求: “ 小姐, 买一份吧。” 我停下脚问她卖这本杂志能谋生吗? 她回答: “ 挺难的, 家里有两个幼儿需要食品。” 我难过地眼睛一热, 掏出一张5英镑塞给她, 她忙递给我两本杂志。我推辞说: “ 你还是留着卖钱吧, 我读英文吃力。” 旁边是星巴克咖啡, 这里的咖啡要3 . 7 0英镑, 几站地铁之外的贫民区咖啡馆便宜, 在苏珊大妈眼皮底下盯梢挣来的碎银着实不易, 且不知明天是否还有, 还是节省为上。

乘5站地铁来到贫民区, 这里的居民结构是底层白人、印度人、巴基斯坦人、阿拉伯人、东欧人以及非洲人杂居, 失业率很高。以前我只有一次去印度餐馆的经验, 英国人热爱印度咖喱餐, 皆因以前殖民地时代的情结。那次我们在印度餐馆, 老公和一对英国夫妻吃得欢天喜地, 我则不习惯印度咖喱的味道, 勉强咽了一点煮得烂泥般的菠菜和米饭, 直犯胃酸, 回家后吃了包方便面才缓过精神, 为此惹得英国人一直笑。[本文来自于www.jYqkw.com]贫民区印度人的咖啡店2镑3 0便士的英式早餐包送咖啡, 我喝第一口时恶心了一下,立马告诫自己这绝对是不应该有的心理偏见, 盘子里有一个煎蛋、一根香肠、茄汁黄豆、几片蘑菇、一片午餐肉、少许土豆,多么丰盛实惠, 应该偷着乐才是。

于是, 我风卷残云、一扫而空。周围的几位用餐者, 一位是挂着胸牌的超市职工, 一位是衣着简朴的退休英国老人, 一位像是南亚来的移民, 与前面富人区星巴克厅堂里清一色的中产阶级白人食客, 很为迥异。印度咖啡馆对面是家慈善二手货店, 货品都是民众捐来的。等公交车的空隙我顺便进去逛逛, 看到一件丝制毛衫M a r k s & S p e n c e r品牌且是1 0 0 %的纯丝, 我检查一下衣服很新, 十分平整, 领子也很干净根本没有穿过的印痕, 因为没有价格, 于是询问经理。他回答: “ 一英镑” 。我吃了一惊,他见我发愣又说: “ 花朵, ( 英国人为了表示亲切常将女士赞美为花朵) 一英镑, 女士服装都是一英镑。”

明白了。这里贫民区居民没有消费力, 怪不得旁边的蔬果店5只香蕉才卖5 0便士, 一般超市里5只香蕉就要一英镑。路角的廉价超市贴出的广告是: 店内有许多从未有过的超值价格。重赏之下, 必有勇夫。我忙挑了一堆衣服, 选的都是好品牌, 且是丝绸、纯麻、纯毛好料子。经理说, 清货三天今天是最后一天, 我开玩笑道: “ 这么说我来晚了, 头一天来肯定斩获更多, 你们不愧是为人民服务。”

郭莹

英籍华人,世界华文作家协会会员,国际问题评估员。作为专栏作家,为港台、新加坡、欧洲及中国大陆媒体报道西方世界。著作有,环球行纪实《相识西风》;国内首部全体老外在中国纪实《老外侃中国》;中国女性越洋婚恋生存实录《一家两制-嫁给老外的酸甜苦辣》;深度剖析欧洲社会、文化纪实《欧洲如一面镜子》。

郭莹曾荣获“世界华文旅游文学征文奖”亚军;上海《新民晚报》“我的第一本书征文奖”季军。曾作为时事评论员参与凤凰卫视节目。曾任教香港公开大学硕士生班文学评论课。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6-09-20 09:24:41
上一篇:澳洲卧龙岗之租房记
下一篇:尼日利亚初中数学教科书评介
网友评论《我的纽卡斯尔一天(上)》
相关论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