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LIS:一种教师专业发展水平的测量框架——基于2013年国际性教与学的大数据调查

殷玉新

摘要:2008年,OECD研发了一种测量教师的教与学状况和专业发展的项目——“教与学的国际调查”,并于2008年开展了首次国际性针对教与学状况的调查;2013年,OECD开展了第二次针对教师教与学状况的跨国性调查。本文通过分析该项目的实施过程、测评指标和分析框架,透视其设计理念,希望形成一个以教师与学校、教师与课堂、教师与培训为经,以内容、行为和理念为纬的教师专业发展的测量框架,希望能够促进建立科学的教师评价制度,建立科学的测量教师专业发展水平的框架,为教师专业发展设定一个参照系数。

教育期刊网 http://www.jyqkw.com
关键词 :TALIS;教师专业发展;测量框架

作者简介:殷玉新/华东师范大学课程与教学研究所2014级博士研究生(上海200062)

2008年,OECD(经合组织的简称)研发了一种测量教师教学和专业发展状况的项目一一“教与学的国际调查”(TALIS: Teaching andLearning International Survey),有研究者译为“教师教学国际调查”、“国际教学调查项目”等。2008年,24个国家参与了首次针对教师教与学状况的跨国性调查(亚洲国家韩国和马来西亚参与);2013年,34个国家和经济体参加了第二次调查(两个新的亚洲国家参与:日本和新加坡)。《营造有效的教与学环境:TALIS首次调查结果》和《从国际比较的视野分析欧洲教师专业发展一一以OECD的教与学国际调查为基础》两个报告就是基于2008年大数据研究的结果公布的,为国际视野下的教师专业发展测评提供重要参考。

一、TALIS的测量框架

一般而言,跨国性大数据调查的难度都很大,挑战性很强,投入很高。因此,OECD组织了一大批专家队伍,十分谨慎地确定和选择了两次跨国性调查的主要内容和关键指标,且尽量突出针对性问题的调研,进而通过借助跨国性大数据调查和国际比较,实现对参与国共同面临的挑战进行详细解读,从而找到有力证据指导国家间的教师教与学,提升教师的专业发展水平和学生的学业表现。

(一)主要内容

2013年调查的主要内容保留了首次调查的某些重要方面,同时增加了一些新的问题。主要包括:

1、学校领导力,包括团体领导。TALIS主要关注学校管理委员会的决策权和责任承担者、处理领导事务所用时间和频率、对主导型管理委员会的看法、限制委员会效用的因素;教师评估的频率;学校氛围;教师工作指导;工作满意度。

2、教师培训,包括专业发展和教师教育。TALIS主要关注被调查成员国教师为了实现专业发展参与培训的状况,如需求是否实现和实现规模等。

3、教师评价和反馈。TALIS主要关注学校如何评价教师工作,这种评价对教师专业发展是否具有促进作用;教师如何获得对教学工作的反馈,包括反馈的来源和频率;评价系统在奖励表现优秀教师的同时,如何为需要专业支持的教师提供帮助;不同的评价与反馈系统如何作用于学校文化、教师之间合作等问题。

4、教师的教育信念、态度和教学实践,包括学生评估实践。TALIS项目重点调查各国教师教学实践活动,以及学校领导与教师的教学信念、教师背景差异对教师产生的影响。

5、教师自我效能感、工作满意度和工作环境氛围。TALIS项目重点调查教师的课堂管理、教学、学生参与等情况,还调查了教师对工作环境和职业的满意度。

(二)框架指标

根据上述总体目标和调查主要内容,TALIS重点确定了详细的测量每个维度变量的具体指标,并做出了明确的界定。

二、TALIS的实施过程

2013年,OECD针对教师的教与学状况组织开展了第二次跨国性大数据调查,近期数据统计与分析结果《TALIS 2013 Results: An International Perspective On Teaching and Learning》已经公布,与首次调查相比,单就统计和分析结果而言就有诸多变化,实施过程也有许多差异,以下将主要从调查目的、对象选择、方法使用等方面反映。

(一)调查目的

TALIS的总体目的是针对教师的教与学,提供健全的国际性指导和相关政策分析,尽力帮助各国审视并制定科学的教师专业发展政策,从而提升高质量的教与学条件。跨国性分析也提供了比较国家间面临的共同挑战、相互借鉴政策和策略的平台,有利于改善学校的教与学氛围。

(二)对象选择

本次调查的对象为教师和校长,还对数学教师做了针对性调查,教师群体主要选择初中低年级教师。34个国家和经济体参与了此次大数据调查(如表2),其中美英日等国都是新参与的调查对象;为了更方便地实施测量,OECD还对TALIS选择重点调查内容的国家和经济体进行了简要分类(如表3)。

(三)方法使用

本次调查主要采用随机抽样的方式进行(具体设计如表4),与2008年首次调查设计之间的差异不大。为了保障被调查教师和学校等基本信息安全,本次调查增加了最后一条调查伦理,解除、调查对象对私有信息泄露的担心,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了问卷填写的质量。

(四)项目管理

TALIS项目主要是由OECD成员国与合作国之间共同研发的,各参与调查国派代表组成“参与国委员会”(A Board of Participating Countries)设定调查目标、建立数据收集和撰写报告标准等。欧盟委员会在两次调研过程中也扮演着重要角色,不仅主动为欧盟成员国参与调查提出帮助,还对特殊地区的数据结果进行了专业分析,OECD的下位组织一一“工会顾问委员会”(Trades Union Advisory Committee)也为项目的开发和实施做出了很大贡献,特别是参与调查学校的教师和校长合作委员会为项目的成功开展做出了保证。

实施调查阶段,参与国在国家层面设立了“国家项目负责人”(National Project Managers)和“国家数据负责人”(National Data Managers),坚持严格的技术和管理程序。前者在确倮学校合作、问卷效度、数据收集和实施过程等方面起到关键性作用;后者主要负责国家层面的数据处理和分析。在国际层面设立“教育成就评估国际协会”(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the Evaluation of Educational Achievement, 简称IEC),专门负责管理并协调项目的实施工作,研究实施工作以IEC的下位组织一一“数据处理和研究中心”(Data Processing and ResearchCenter,简称DPC)为主导,IEC秘书处监督数据收集和翻译录入工作,加拿大统计局作为IEC的委托机构,主要负责抽样方法、对使用方法给予建议、统计样本量并计算抽样误差等工作。

OECD秘书处对项目管理与实施总负责,并时时监控指导项目实施,还要为参与国委员会提供必要的有关项目调查的各项服务。

三、TALIS的分析框架

(一)教师专业发展活动的参与

教师的有效课堂教学能力是提升学生学业表现的一个重要变量。因此,为了实现高质量的教与学目标,需要给教师提供一系列提升有效教学能力的机会和实践活动。很多调查已经表明,教师教育和培训是提升教学能力的主要途径,很多地方都以不同形式开展了有利于教师专业发展的在职培训项目,从而在跟踪观察教师课堂教学和学生的学习效果比较中发现参与专业发展活动的价值和必要性。在此基础上,2013年TALIS项目调查了参与国的教师近一年来参加涉及教师专业发展活动的类型,包括:与教育主题相关的课程;教育会议或论坛;去其他学校参观;去政府或非政府机构参观;政府或非政府机构开展的在积培训课程;提升技能的项目;涉及教师专业发展的网络活动;以专业兴趣为主题的个体或合作研究;学校组织的指导、观察和评价。不仅如此,TALIS项目还调查了教师参与继续教育和在职培训的情况及其效果,阻碍他们参与专业发展活动的障碍,基于此,OECD制定了教师参与专业发展活动的分析框架,如图1:

(二)教师评价与反馈

很多研究已经表明教师评价与反馈是教师生涯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能够提升教师的教学方法、教学实践和学生的学习效果。此外,教师评价与反馈也是促进教师专业发展的一种重要途径。虽然没有足够数据能够显示教师评价与反馈对学生学业成绩有多大影响,但是对教师教学的作用则是不可替代的。教师评价与反馈对教师的工作满意度也有很大影响,特别是在有效教学环境方面。再者,因为教学的直接目的是针对提升学生学习效果的,因此在教与学过程中,学生的学习互动方式也是教师评价与反馈的一个重要因素,同时包括了课堂观察和学生综合表现的评估。在综合考虑多方面因素的基础上,OECD制定了教师评价与反馈的分析框架,如图2:

(三)教学实践与课堂环境

教学质量重视参与并运用多样化的教学实践,教学实践对学生学习的效果和学习动机的触发有显著作用,然而教学实践的影响因素很多,如教师的理念、教师特性、学校和课堂氛围等。此外,教师专业发展还关系到学生的学习和学习效果,教师之间的合作能够分享并最大化利用各种教育资源。总之,厘清教学实践、教师的教育理念、学校和课堂环境、学生学习和学习效果、工作态度等之间的关系就显得非常重要,对于具体的测量指标也有很大影响,基于此,OECD制定了教学实践与课堂环境的综合性分析框架,如图3:

(四)教师自我效能感与工作满意度

自我效能感是著名社会心理学家班杜拉(Albert Bandura)提出的重要社会认知理论,是指个人对自己完成某方面工作能力的主观评估。很多研究都[本文来自于www.JyqKW.com]已表明,学生的自我效能感对他们的学业表现和行为有重要影响,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教师自我效能感(主要包括教学效能感、学生参与效能感和课堂管理效能感)对学生的学业表现和教师工作满意度也有很大影响,教师工作满意度对教师自我效能感也有很大影响。总之,教师自我效能感与工作满意度之间存在着高相关性,基于此,OCED制定了测量教师自我效能感与工作满意度的框架指标(如表5),并制定了教师自我效能感与工作满意度的分析框架(如图4):

四、教师专业发展的一种启示性测量框架

“提高中小学教[本文来自于www.jYqkw.com]师队伍的整体素质,造就一支高素质、专业化教师队伍”是我国《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与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的重要内容。呼吁教师“学会反思”、成为“反映的实践者”等的声音愈发洪亮,教师专业发展也越发紧迫。2010年教育部颁布的《教师教育课程标准(试行)》将教师专业发展作为教师教育的核心思想,并明确将教师专业发展列为教师教育课程之一。

影响教师专业发展的因素错综复杂,许多研究者都做出了诸多努力。胡惠闵和王建军曾将这些因素归为三类特质:第一类属教师个人特质,如教师个人生活背景、已有教育观念、专业发展态度和动机等;第二类属社会环境特质,如学校文化导向、学校内部支持力度等;第三类属促进教师专业发展的措施特质,指各种旨在促进教师专业发展的专业发展活动。Christopher Day也对影响教师专业发展的因素进行了归整(如图5)。显然,许多学者与TALIS项目关于教师专业发展影响因素或测量因子的设计不谋而合。希望基于此,形成一个以教师与学校、教师与课堂、教师与培训为经,以内容、行为和理念为纬的教师专业发展的全视角测量和诠释框架。

(一)框架假设

基于国际性大数据调查TALIS项目的设计理念、问卷框架和分析框架,尝试建立一个全视角测量和诠释教师专业发展的框架是可能的,全面考虑教师、学校、培训和教学四因素,并做出以下假设:

1、在理想情境下,F(教师专业发展)=f(教师)+f(学校)+f(培训)+f(教学)。

2、教师专业发展以“教学”因子为纽带连接学校、培训活动和教学之间的互动效果来衡量。

3、学校文化氛围(校长领导方式等)、培训活动(提供者、传递者等)和教学(学生学业表现)都以教师本身为中心行动。在此基础上,简单描绘了影响教师专业发展四因素的关系示意图(如图6):

流程1输出的过程重在“检验和发现”,教师在教学过程中,通过教学管理、教学实施和学生表现,“检验”教师概念、实践经验和教学理论等,“发现”专业发展过程中存在的问题,希望通过在职培训方式解决问题。

流程2输入的过程重在“更新和反馈”,教师通过培训能够“更新”教师观念、实践经验和教学理论,并在教学过程中,通过教学管理、教学实施和学生表现,“反馈”教师参与培训的效果。

流程3指教师、教学和培训都受到学校氛围(支持力度)的影响。

(二)框架指标

基于框架假设和具体行为事件分析,笔者尝试构建一个整合学校、教师、学生、课堂教学与培训等多因素,形成有利于持续的、内发的教师专业发展氛围,形成以教师与学校、教师与课堂、教师与培训为经,以内容、行为和理念为纬的教师专业发展的全视角测量和诠释框架(如表6)。

该参考性测量框架借鉴TALIS项目的设计理念和分析框架等,重新整合几个核心因素而成,这一过程没有经过严密的逻辑演绎推理,是不太严格的归纳和整合过程的结果,也许在学理上还存在些许缺陷,然本研究意在借助一种较权威的测量教师专业发展水平框架,将影响教师专业发展的主要因素重新整合,进而将教师参与专业发展的活动行为具体化,希望为教师专业发展的测量打开思路,拓宽视野。

注释:

①ISCED—1是根据《国际教育标准分类法——教育培训的学科》教育学科一级分类。

② ISCED-3是根据《国际教育标准分类法——教育培训的学科》教育学科三级分类,主要包括:教育科学、学前教师培训、无专业课目的教师培训和有专业课目的教师培训。

教育期刊网 http://www.jyqkw.com
参考文献

[1]田守春,郭元婕.OECD“教师教学国际调查项目”(TALIS)评析及启示[J].外国教育研究,2009,(11):61.

[2]高光,张民选.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三大国际教育测试研究[J].比较教育研究,2011,(10):28.

[3][4][6][9][12][13]http://www. keepeek.com/ Digital-Asset-Management/oecd/education/talis-2013-results 9789264196261-en#Dage28, 89,124,153,187,185.

[5] Barber,M.and M.Mourshed. How the Best- performing Schools Come Out on Top [Ml. Mckinsey and Company. 2007.

[7] Seidel,T. and R.J.Shavelson. Teaching effectiveness research in the past decade: The role of theory and research design in disentangling meta-analysis research[J]. Review of Education Research, 2007(77):454.

[8] Murawski,W.W. and H.L.Swanson. Ameta-analysis of co-teaching research[J].Remedial and Special Education, 2011 (22):258.

[10] Capara,G.V. et al. Efficacy belief as determinants of teachers´ job satisfaction[J]. Journal of Education Psychology. 2006, 44 (6):473; Klassen and Chiu. Effect on teachers´ self-efficacy and job satisfaction: Teachers´ gender, years of experience and job stress[J]. Journal of Educati.on Psychology.2010, 102 (3):741.

[11] Crossman,A and P.Harris. Job satisfaction of secondary school teachers[J]. Education Management Administration and Leadership. 2006, (34):29.

[14]胡惠闵.如何在教研组活动中运用教师反思机制[J].全球教育展望,2003, (8):60.

[15][16]胡惠闵,王建军.教师专业发展[M].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4. 67.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6-09-20 09:56:40
上一篇:美国中小学数学程序性知识课程设计特征及其启示
下一篇:20世纪80年代以来美国外语教师在职教育的改革动向
网友评论《TALIS:一种教师专业发展水平的测量框架——基于2013年国际性教与学的大数据调查》
相关论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