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世纪80年代以来美国外语教师在职教育的改革动向

孙曼丽

摘要:20世纪80年代以来,美国外语教师在职教育改革呈现出新的特点。其变革的原因有两个方面,一是联邦政府对于外语教师教育的高度重视,二是“专业派”教师教育改革浪潮的推动。改革具体表现在制定教师专业标准、专业组织介入培养,教师培养校本化和开展行动研究。美国外语教师在职教育的改革有利于外语教师培养的标准化与科学化,体现了统一性与灵活性的结合以及外语教师专业发展的范式转型。

教育期刊网 http://www.jyqkw.com
关键词 :美国;外语教师;在职教育;变革

作者简介:孙曼丽/福建师范大学人民武装学院公共基础部讲师(福州350007)

20世纪80年代以来,美国的教师教育领域掀起了以“提高质量”为主旋律的改革运动。外语教师承担着美国这个多语种国家核心课程的教学,是教师群体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其在职教育也随着这股改革浪潮不断发展变革,曰趋成熟与完善,呈现出新的特点。美国外语教师的在职教育不仅规模庞大,而且已经成为常态化的教师专业发展形式。根据美国应用语言中心2008年的调查,美国已有63%的小学外语教师、73%的中学外语教师参与了在职教育。

一、美国外语教师在职教育发展变革的背景与动因

(一)联邦政府对于外语教师教育的高度重视

美国外语教师在职教育的变革与联邦政府对于外语教育以及外语教师培养的关注密切相关。20世纪80年代初,美国的“总统外语和国际研究委员会”(PCFLIS)向当时的美国总统吉米·卡特提交了一份长达150页的报告《智慧产生力量》(Strength Through Wisdom),从外交与经济利益的角度指出了外语学习的重要性。“9. 11”恐怖袭击事件成为再次震惊美国朝野的“前苏联人造卫星上天”事件,促使美国进行了深刻的反思。美国反省了由于国民的外语语言能力和文化理解力的缺乏而给国家带来的灾难。美国人认为,外语能力的缺乏影响了美国国内外的跨文化交流,阻碍了美国的社会流动,削弱了美国的商业竞争力,限制了美国公共外交的有效性,以至于严重威胁着美国的国家安全。痛定思痛,美国将外语学习上升到国家安全、经济繁荣和国际竞争力的高度。2005年,美国国防部在其白皮书《全美外语能力行动倡议书》(A Call to Action forNational Foreign Language Capabilities)中提出,“我们的愿景是,通过外语熟练度和对世界文化的理解,美国将成为更强大的全球领导者。”

在此背景下,美国联邦政府高度重视美国各级各类外语人才的培养以及对外语教师的培养。联邦政府的扶持方式多样,主要包括政策立法、拨款资助和资源开发。1988年,美国联邦政府拨款资助了国会通过的外语语言协助计划(ForeignLanguage Assistance Program, 简称FLAP)。该项目一方面支持美国各个州和学校选择适合当地需要的外语教育形式,如外语探究课程,小学外语教育、浸入式课程等,同时支持外语教师的专业发展、学生深入外语社区进行文化体验以及外语教师对教育技术的有效使用等项目。2003年,美国总统的预算议案中有1. 25亿美元都是用于国际教育和外语研究项目。此项预算比2002年多出400万美元,其中有1300万美元用于外语教师的国际交流活动,以及外语教师的学术研究与课程开发、提升语言技能和文化意识与改进外语教学等。

通过建立外语资源库支持外语教师的专业发展也是联邦政府的特色项目。1990年,美国教育部利用《高等教育法》第六款的资助项目,在全美一些大学建立了第一批外语资源中心,以提升美国外语教与学的质量。到目前为止,全美共建立了15个外语资源中心,由全美乃至全世界知名的外语专家领导,共同构建了全美外语资源网络,如亚利桑那大学的文化、语言与读写素养教育资源中心、杜克大学的斯拉夫语和东欧语言资源中心、印第安纳大学的中亚地区语言中心等。这些外语资源中心均设在美国知名大学,且语种丰富、覆盖面广一一从古典语言到现代外语,从常用外语到小语种均有涉及。外语资源中心致力于开发外语学习与教学资源、为外语教师提供专业发展工作坊和从事外语学习的研究工作。[本文来自于www.JyqKw.COm]2006年,美国联邦政府还拨款100万美元成立“电子学习语言团体”,为全美国的学校、教师和公众提供“关键语言”的网络资源库,改善中小学的“关键语言”外语教学,资金投入至今仍在不断上涨。由此可见,美国外语教师的在职教育具备了良好的政策环境和资金支持。

(二)“专业派”教师教育改革浪潮的推动

美国高质量教育委员会1983年发布的教育报告书一一《国家处于危机中:教育改革势在必行》的发布,掀起了美国“高质量”教育改革的浪潮。这场改革引发了教师教育领域的改革,尤其以1996年“美国教学与未来全国委员会”的报告——《什么最重要“为美国未来而教》最富影响力。报告提出,“教师知道什么和能够做什么,在学生能学到什么方面具有至关重要的影响”,它指明了美国教育质量改革应当努力的方向,即通过提高学生和教师的标准、改革教师培养和专业化发展制度等方式使学生和教师都获得成功。这也促成了美国教师教育改革的主流——“专业派”教师教育改革浪潮的形成与发展。2001年联邦政府颁布的《不让一个孩子掉队》法案对包括外语在内的核心课程教师提出了“高质量”的目标。 NCLB提出,为了确保美国每个教室都配备“高质量”的教师,各个州必须让更多的教师每年接受在职教育,保证在职教育“深入开展、持续进行、以课堂教学为中心,对教师的课堂表现以及课堂教学质量产生积极和持久的影响”。

在美国“高质量”教育改革大潮中,美国的外语教育采取了“标准化”改革,从国家到州层面都制订了外语学习标准。美国贯彻国家和州外语学习标准的中小学数量也高达89%和76%。外语学习标准的制定为外语教师的教学内容提供了规范,对实际课堂教学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无论是美国的国家标准还是州标准,大体定为“5C”目标:交流沟通(Communication)、文化理解(Cultures)、融会贯通(Connections)、文化比较(Comparisons)和社区运用(Communities)。标准要求学生在外语语言知识和文化技能方面实现:①在外语学习过程中培养综合能力,如听说读写和运用外语学习其他学科、表达思想和情感。②学生通过比较不同的语言和文化,更好地理解自身母语语言和文化。③学生能参加美国国内外的社区活动,提升个人生活品质,满足21世纪的事业发展需求。美国外语学习标准的制定对“专业派”教师教育改革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它为美国制定外语教师专业标准提供了重要的参考,也促使外语教师在职教育的改革走向了“专业派”的道路。

二、美国外语教师在职教育发展变革的具体表现

(一)制定外语教师专业标准

制定外语教师专业标准是“专业派”外语教师教育改革的重要特征。由于地方分权的特点,美国外语教师的专业标准既有体现国家要求的NBPTS优秀外语教师标准,也有体现地方特色的州标准。如德克萨斯州外语教师专业标准就是例证。该州的外语教师专业标准参照了该州的外语学习标准,也将教师的知能标准定为“5C”目标:交流沟通、文化理解、融会贯通、文化比较和社区运用,体现了教师专业标准与外语学习标准的协调一致,如表1所示。

(二)专业组织介入培养

参与在职外语教师教育的机构与组织除了美国各州与学区、大学之外,全国性、区域性的专业组织与外语研究机构也纷纷加盟,包括外语教育者组织、语言协会、外语教师联合会、外语资源中心等。这些专业组织与研究团体为外语教师的专业发展提供了更多的交流平台和资源支持,如提供外语师资培训、促进外语教育的改革和成员之间的交流合作以及出版专业刊物开展研究等。教育组织、专业团体是美国教师专业发展潮流中不可忽视的推动力量,并在教师专业发展方面发挥越来越大重要的作用。正如美国卡内基促进教学委员会主席舒尔曼教授所说:“专业团体能使个人的经验转变为公共经验,人们才能共享专业知识并推动实践发展水平的提高。”

参与在职外语教师教育的全国性外语专业组织包括美国外语教学协会(American Council on the Teaching of Foreign Languages, 简称ACTFL)、全美语言和国际研究协会(National Council for Languages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简称NCLIS)、全美早期语言学习网络(National Network for Early L[本文来自于www.JyqkW.com]anguageLearning (NNELL》,全美州际语言教育督学协会(National Council of State Supervisorsfor Languages,简称NCSSFL)以及各种语言教师组织,如美国意大利语教师联合会( Amel:icanAssociation of Teachers of Italian, 简称AATI)、美国斯拉夫语和东欧语言联合会(American Associati.on of Teachers ofSlavic and East European Languages,简称AATSEEL)、中小学汉语联合会(Chinese Language Association of Secondary-Elementary Schools,简称CLASS)等(限于篇幅,仅以几个语言教师协会为代表,其他语言教师协会不逐一列举)。区域组织包括外语教学东北大会(Northeast Conference on the Teaching oi-Foreign Languages,简称NECTFL)、太平洋西北语言协会(Pacific Northwest Council for Languages,简称PNCFL)、语言教学南部大会(Southern Conference onLanguage Teaching,简称SCOLT)、语言教学西南大会(SouthwestConference on Language Teaching,简称SWCOLT)等,各专业组织性质如表2所示。

(三)教师培养校本化

“二战”以后,随着教师教育的大学化,美国的外语教师专业发展主要为大学本位,在大学校园举办,由大学教授授课。这种模式的弊端就是过于注重教师的理论学习,容易造成教师理论知识与实际教学能力脱节。20世纪80年代以来,美国意识到教师是在实践中进行专业发展,实现从新手到熟手教师的转变的,再加上终身教育思潮的影响,美国的外语教师在职培养呈现出校本化的特征。以中小学为基地,指派经验丰富的一线教师作为培训人员。以德克萨斯州的小学外语教师专业发展项目(National FLES Institute of Texas)为例。

20世纪90年代以来,美国的小学外语教育倡导跨学科知识本位(Content-Based),即教师把各门学科知识(如数学、科学)的学习与语言能力的发展通过各种活动,如社会实践活动加以整合,以保证外语教学在有意义的情境下进行。这种学科知识本位的外语教学使学生有更多机会接触更广泛的各类知识从而为外语学习倾注更多的时间与精力,不仅为学生学习外语和各学科知识提供了一种发展框架,也有助于开发学生的高级认知能力。这种小学外语教育发展的新动向要求小学外语教师与时俱进,及时更新自身的知识结构和教学能力以便成功地开展外语教学。

为了帮助小学外语教师获得相关的知识、技能和教学实践经验,德克萨斯州开展了校本化教师培训。校本培训的场所设在德克萨斯州达拉斯城的霍克黛小学,培训人员既有大学外语教育领域的教授,也有中小学一线骨干教师、学科教育领域专家。该课程是一种为期一周的暑假培训课程,培训内容涉及小学外语教育的各个方面,如外语语法与教学法知识、教学评估与教学研究、现代教育技术和小组教学、课时计划和教学活动的设计以及教学资源的运用等。培训形式采取课堂讲授、工作坊与实践活动相结合的形式。课堂讲座向学院展示小学外语教育的成功课例,帮助学院回顾各个年级的外语教学法,培养学员新的课程意识。同时邀请知名的语言专家与学员们一起分享语言教学不同领域的专业知识。工作坊单元则帮助学员进行课程开发与评估、学习运用计算机软件,组织小组讨论,鼓励学员反思、分享个人学习经验和组成学习网络。实践活动更是丰富多彩,组织学员实地调杏、参观博物馆、展示会等。该课程以其先进的教育观念、多样的培训形式深受外语教师的欢迎。

(四)开展行动研究

“行动研究”是指教师立足于自身的教育教学实践,在实践中提出问题、解决问题,获得自主专业发展。美国的外语教师在职教育,实行的是以行动研究为特色的自主专业发展模式。仍以德克萨斯州为例。德克萨斯州为在职外语教师制定了自主专业发展模式(Self-Directed)。该模式开发的理论假设为:当教师有实际教学问题时,最能激发教师的求知欲和进行有效学习,其最终目的是提高学生的学业成就。外语教师通过自主专业发展,理解和运用外语教师专业标准,明确自身的专业成长需求。同时,外语教师熟悉德克萨斯州的外语学习标准,通过培训和个人指导探究,明确教学改革的重点,使用标准驱动下的教学方式,提高自身的教学能力和学生的学业表现。

自主专业发展模式下,学区为外语教师提供充足的实践活动,如参加会议、做研究、听课与参加工作坊分享新的专业知识等。学区还为外语教师的专业发展提供激励措施,如充裕的时间和物质奖励、教学资料和设备,甚至指派水平相当的同行,通过电子邮件、传真、电话或录像等进行交流。

在该模式下,外语教师根据自身的教学实践选取实际的教学问题,如开设跨学科外语课程。外语教首先制定专业发展计划,了解跨学科教学知识。外语教师与外语同行或其他学科教师开会座谈、观摩国家或学区资深教师的工作坊教学,或利用图书馆或因特网等阅读专业文献,撰写读书心得。其次,外语教师设计课程、教学活动和评估工具,并且编写教材,争取外界资助,如书本、杂志和试听材料等资源。第三,外语教师接受同行教师、管理者或其他专业人员的听课指导,听取他们的反馈意见。外语教师还拍摄课堂录,收集学生、家长的反馈以及自身专业成长的证据,如写作评价、反思日志、培训活动、课程指南、教学录像带等,构建专业成长档案袋并循环使用。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6-09-20 09:56:50
上一篇:TALIS:一种教师专业发展水平的测量框架——基于2013年国际性教与学的大数据调查
下一篇:PISA在教育政策趋同中的作用:来自瑞士的经验
网友评论《20世纪80年代以来美国外语教师在职教育的改革动向》
相关论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