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住蛙声一片

李佑启

再也找不出别的理由了,也许,让我隅居此处的正是这片难得的蛙声。

楼前有一块不足一百平方米的宅基地,因为低洼,蓄了水,成了个小池塘。站在二楼,池塘里的一切,尽收眼底。

在地面日渐水泥化的今天,能够从林立的水泥钢筋的夹缝里,看看蛙们戏水,听听蛙儿鼓喉,既可除去心头的浮躁,卸下满身的疲惫,又能享受一下滚滚红尘以外的芥末般微小的纯朴,实在不易!

蛙们与太阳一同起床。

太阳醒来时,蛙们长腿一蹬一蹬的,那么悠闲,那么惬意,一天的好日子,就这么拉开了序幕。

夏天的太阳本来就热情似火,而这南方的日头,更是一露脸就白晃晃的扎眼,又狠又毒。中午时分,照在身上,那肉,生病生痛。蛙们也怕晒,或寻一丛小草,或找一叶浮萍,或干脆觅一处遮阳的旮旯,躲起来,尽情地享受大自然赐予的宁静。

偶尔有三五只不甘寂寞的蛙儿,犹如冬季漫天雪地里不畏严寒的孩子,在烈日下的池塘里就像在风雪中的原野上一样,调皮地蹿来蹿去,不时地鼓起腮帮子,“呱——呱——”地来几声清唱,勾起我们童年的回忆,使人无限向往!

太阳走失以后,池塘才真正成为蛙们的乐园。池塘虽小,蛙却不少。有比拳头还大的牛蛙,也有比拳头略小一点的青蛙,还有大拇指般大小的土蛤蟆。但是,最小的要数一种叫不出名儿来的“袖珍蛙”了。成年“袖珍蛙”也才指甲那么大,像一些能够跳跃的三棱形,它们堪称蛙类的曾子、玄孙。

久旱雨后的晚上,池塘里定然蛙鼓齐鸣。说池塘是蛙们的天堂,是因为只要你是蛙国“公民”,都有发言权,都是自己的主人。不管你的声音像百灵歌唱一样婉转,还是有着黄钟大吕般的神韵;也不管你的声音似梦呓一样扰人酣眠,还是像龙钟老者咳嗽一样让人不快;也不管你的声音像小草拔节一样卑微,还是如花瓣绽放一样细小……总之,舞台是大家的,自由也是大家的,无论缓急,不管轻重,甭提顿挫,没有贵贱,不分尊卑,全然一派只能想象而无法抵达的境界。

当天空的黑纱渐渐合拢后,蛙鼓由琴瑟和鸣转入丝竹齐下,由缠绵悱恻晋升为恣肆汪洋,独唱、领唱、伴唱,等等,一律演绎成绝对意义上的大合唱。蛙鸣如潮水一般,一浪盖过一浪,挤进屋子,漫过廊檐,然后,从林立的高楼的间隙里,一路辐射开去,辐射开去……直到淹没目光所不能企及的许多地方。蛙们的幸福在被人类文明日渐污染的空间里,尽情挥洒、流淌、奔涌!蛙们的快乐,像长了翅膀的鸟儿一样,自由飞翔,超然忘我!

久旱雨后的池塘,壮哉!美哉!

面对如许蛙声,饕餮之徒也许联想到的是,餐桌上蛙肉的味道鲜美。今天,许多以“大自然的主宰”自诩的人,吃遍了地上跑的再吃水里游的,吃腻了水里游的再吃天上飞的,摆出一副吃遍天下无敌手的姿态。真不知他们是否想到,当人类真正成为大自然唯一的主宰时,也许人类的末日也真正到来了。

如今,要拥有一片蛙声,还容易么?(作者单位:广东汕头市两英镇古溪初中)

(编辑:向柏桦)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5-09-02 20:53:39
上一篇:其实我懂你
下一篇:班主任的工作空间争取
网友评论《守住蛙声一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