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我是蜗牛

徐灵英

刚接手这个班时,很少见琦露出笑容,总是阴着脸,爱理不理的样子。翻看他去年的周记,赫然发现,他如此形容原班主任:“灭绝师太,成天绷着一张脸,似乎别人欠她几百万。”我明白了,这个敢公开叫嚣的小家伙,绝对是那种我行我素的孩子,得跟他绕着弯儿斗。

初时,我小心翼翼地与他接触,暗暗地观察,细细地思量。他数学学得不错,就是做事太率性,学习不够上心,作业不交是家常便饭,所以,总体成绩在晃悠着呢!经过两个多月的试探,我觉得这孩子率真、聪明、思维灵敏,对这孩子我打心眼里喜欢,觉得他的可塑性很强。 “三十六计,攻心为上。”我开始主动出击了,先是在周记里,常常纸上谈心,以肯定鼓励为主。渐渐地,和他的关系慢慢拉近了一些,碰面了,他能笑着主动打招呼了,虽然有点受宠若惊,但我决定还是不动声色。

天下很少有一蹴而就的事情,这不,马上出了个插曲:全班就他一人没交周记。我找到他,平静地问他什么时候交,他说明天;第二天我再向他要,他说,还没写,但今天会交;晚上,我笑着向他一伸手,看着他的眼睛,问: “东西呢?”他一脸茫然。我知道他还是没写,必须要小惩一下了。

他站在讲台边反思,我坐着改试卷。他有点局促不安,眼神不定,我则不冷不热地说:“我先忙,你想好了,告诉我原因。”

他问:“说什么?”“为什么没写周记呀!”“忘记了。”“为什么会忘记呢?”他不吭声了,我盯着他说:“一个人的信用度是有限的,假如你有五个信用度,现在已经用掉三个了,我当然还可以相信你几次,但是换成是你,今天老师骗你一次,明天再骗你一次,后天还是骗你,你表面不说,心里肯定在想,这老师合格吗?说话都不算数的。你说是不是?”

他点了点头,我便用询问的语气对他说:“我看你做作业速度也还快,晚上能不能补好周记呢?”他点点头。

不知道是热的,还是憋出来的,他居然满头大汗,我就让他先回座位,并递过面巾纸,他低下头,轻轻地说了声:“谢谢老师!”

第二天早上,他一来教室,我伸手道:“东西拿来吧!”周记终于补上了。我认真地看着,写得活灵活现,尤其是一家三口争着玩电脑的趣景,精彩得令人喷饭。我问他: “是你自己写的吗?”他笃定地点点头。我由衷地夸道:“写得真好,让我有身临其境的感觉,语言描写很风趣,内心描写很鲜活,真没想到你写作水平也这么好!”我想,表扬一个人,有时也需要一些拐弯抹角的技巧,当故意用商榷或者质疑的语气问他,其实已经从侧面说明文章委实写得好,恐怕被怀疑也是一种幸福的感觉呢。聪明如他,应该感觉到这种绕弯子的表扬。

但是,他的自控能力还是不如人意。此后,他有时故伎重演,作业想写就写一下,不想写就不写。不能急,我告诉自己,但是也不能任其发展。

我针对他英语滑坡的事实,问: “你英语考不好,是因为什么原因?”

他沉默不语,我诚恳地说:“我一直希望和你有什么说什么,师生之间,咱们也开诚布公地讲讲。”

他说:“我觉得作业太多了,很烦,就不想做。”

我顺着他的话问:“那英语作业多吗?”

他说:“不多,不过现在英语难起来了,学起来有点困难。”

碰到一点困难就退缩,这是很多孩子的现状。我对他说:“英语老师告诉我,你上学期英语很好,都没低于90分,我接收到的信息,表明你是个很有潜力的孩子。英语老师很喜欢你,也希望你能更上一层楼。我只是希望你明白英语老师对你的喜欢!”

我相信,每个人的内心都希望被人认可,学生更是如此。可就这孩子这臭脾气,这慢热的性子,让人喜欢,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只有老师多多关注,不惜主动示好,不厌其烦,他才会被动地慢慢热乎。

我对他的喜欢,他应该感觉到了,在教室里,他的欢声笑语也多了起来。就在我觉得他越来越阳光的时候,科任老师很生气地告诉我,他上课与老师默然对峙,和他讲理,任你说破嘴皮,他也始终一言不发。我完全可以想象,他那一副阴沉的表情确实能气死人。我立刻来到教室,示意他出来,他还在生气地皱着眉头。

看着他那张脸,我也有些生气,可理智告诉我,现在不是斗气的时候,于是我尽量诙谐地说:“世间上最可恶的,莫如一张生气的脸,世间最下流的事,莫如把一张生气的脸摆给旁人看。我记得有人在周记里,写老师沉着一张别人欠他五百万的脸,那样子是多么令人憎恨讨厌。今天,我终于看到这张脸了,来,让我拍一张。”说完,我就拿出手机要给他拍照,他躲闪了几下,忍不住自己先笑了起来。他一笑我相信他的气消了,我告诉他,生气的模样真的是太难看了,以后别摆出这样一副丑死人的样子。然后建议他去向老师道歉,他也慢慢认识到自己不对,可还是一副难为情的样子,我知道要他向老师低头是件难事,只能等他。

寒假,在QQ里我给他留言,感叹地说了一句:“一年了,我都等得有些急了,你什么时候才不让我失望呀!”第二天,他回道:“老师,我是蜗牛!”那一刻,我的心突然一动。周而复始地折腾中,孩子们在踏踏实实地成长,而我要做的是耐心等待。

我特地选了一段日记在全班朗读:“我一直相信这孩子潜力无限,等有一天他真长大明白了,前途不可限量,但他的一些小毛病很令一些老师不喜欢,我也希望他能改掉那些小小的毛病。因为,光有老班的喜欢是远远不够的,我还是希望他能让每一位科任老师都如我这般喜欢他。”读到此时,琦的眉睫在飞扬,我相信他的心,肯定是温暖的、骄傲的。

偶尔看到他不努力、不争气了,我就会悄悄对他说:“小蜗牛,爬快点,别睡着了!”然后彼此会心一笑。

时光就这样悄悄流逝。我的心时而纠结,时而彷徨,但也时常劝慰自己:教育需要水滴石穿的耐性,需要留足等待的空间和时间。

(作者单位:浙江台州市椒江区三甲中学)

栏目编辑 李 慧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5-10-21 09:32:31
上一篇:那片没能送出的心意
下一篇:当班规也无可奈何时
网友评论《老师,我是蜗牛》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