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文俊:李家大院里不平凡的寿星於悦

文、摄影/於悦

董文俊今年91岁。要说她是一位普通的女性,1922年出生在山西一户平常人家,但她又是那样的不普通,她是山西著名的“李家大院”的大管家、敬义泰总号大掌柜张道全的孙媳妇。李家大院与乔家大院、王家大院并称为”晋商三蒂莲”,素有“乔家看名,王家看院,李家看善”之说。

董文俊年轻时是方圆百里著名的美人,但她从不因为自己的美而居傲,反而特别吃苦耐劳、勤俭持家、待人和善。董文俊十几岁就嫁了人,丈夫在战争中牺牲,她守寡十多年。张道全的孙子张怀义,其夫人去世后,给他提亲续弦的人络绎不绝。他看上了那时已28周岁、人品响当当的董文俊。

就这样,小家碧玉的她嫁给了大户人家的他。直至1994年丈夫去世,至今19年,董文俊在儿子、孙女们的照顾下,过着简朴、幸福的晚年生活。

养生:生活规律 饮食清淡 睡硬板床

董文俊娘家是贫穷人家,夫家是大户人家,新中国成立前张家的银锭子堆积如山,但是吃惯了苦的她,即便是嫁到如此富有的人家,依然保持简朴的习惯,从不浪费,穿着最朴素的衣服,吃着最清淡的饮食。她几十年保持规律的生活,喜欢吃素,喜欢面食,不吃咸、不挑食,爱吃醋,爱吃黏性食物,特别喜欢粽子、年糕。她喜欢应季蔬果,什么新鲜东西下来了,她就多吃一些。在饮食方面,董文俊的至理名言是“油吃一点香”,油放多了反而不香。董文俊偶尔吃羊肉馅的饺子,还能喝点小酒。采访那天,董文俊很高兴,陪着大家喝了一杯啤酒,还要喝第二杯时,大家异口同声地拦住了她。董文俊像个听话的孩子,腼腆地笑一笑,就不再喝了。

生活中董文俊有很多好习惯。几十年她一直睡硬床,坐时不哈腰驼背,站时不倚着靠着。董文俊走路又稳又快,去年她受了点风寒,阴天下雨时腿会疼,这才拄上了拐杖。她教育孩子们:站如松坐如钟,无论何时都要腰板挺直。

晚年的董文俊非常注重保健,每天必看电视里的《养生堂》栏目。90多岁的她穿针引线、纳鞋垫、裁衣服、缝手工,不-在话下。在儿子家住着,她也闲不住,攀高爬低做很多家务活。

号称自己“没有文化”的她,记忆力极强,几岁时学的儿歌俚语现在还能背诵,陈年往事说起来逻辑清晰。她说话底气十足,没有一丝老年人的暮气之声。

董文俊心态好,得到什么、失去什么,从不苦恼,从不争执。不迷信、面对现实、想得开,这是她做人的本色。从年迈的她的身上还能够看到,她年轻时操持家业的风采。

律己:这辈子没做过一件错事

采访过程中,董文俊多次重复并留给我印象最深的一句话是:“我这一辈子,没做过一件错事。”

董文俊年轻守寡后,回到娘家过着安分守己的日子,十几年淡泊生活,令人钦佩;嫁到张家后,金银珠宝都不在她眼中,只知孝敬公婆、相夫教子,对丈夫前妻留下的儿子视如己出,做到了常人无法做到的付出。

董文俊命大,当年日本军队的飞机在山西上空盘旋,一枚炸弹丢进她所在的房间。那竟然是一枚哑炮,没爆炸,一家人全在屋里,保住了性命。命大的她也福大,子孙们非常孝顺,都继承了行善的家风。

很多老年人容易上当受骗,被骗去金耳环、金戒指,甚至被骗去存折,董文俊对此类招数从来是不听、不信。她说:“骗子花言巧语之所以能够成功,就是因为爱占小便宜的人太多。人一爱占便宜就会吃亏上当。”

堂堂正正做人,这是她的人生原则。

相夫:和有文化的丈夫相处融洽

张家是资本家,更是文化家庭,张怀义和几个兄弟都是大学毕业,那个年代的大学生可了不起。张怀义在山西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北京教书,1 957年董文俊带着大儿子也来到了北京,那时只说来看看,两三个月就回山西,没想到后半辈子就扎根北京了。

没有文化的董文俊和当中学班主任的张怀义,俩人文化差异如此巨大,是如何融洽相处的?

来到北京的张家5口人,靠张怀义一个人80块钱的收入生活,没有北京户口的一家人过得十分拮据,和之前张家富裕的生活真是天壤之别。连工资带补助,那时候80块钱已是相当”高薪—了。张怀义把收入分成3份:20元寄给家乡的母亲,20元留给自己,40元交给董文俊用作全家一个月的生活费。虽说收入和周围人比起来算是高的,但是家里人口多,3个男孩都是长身体的时候,这些费用时常捉襟见肘。她把自己的金镯子、金耳环都偷偷地当了,补贴家用。她持家是把好手,丈夫和儿子们的里外衣服、鞋袜、床单被褥,都是干净整洁。

董文俊和婆婆相处得非常融洽,婆婆是大家闺秀,公公隐居西安,董文俊的儿子们坐着由纤夫拉着的小船渡黄河前往西安看望爷爷。公公临终前从西安回到家乡,当时夫人年岁已大、女儿早晚是外姓人、小儿子尚在年幼,眼下的人都不适合接手家业。公公病危之中多次派人向北京传信,叫董文俊回去接手张家财产。董文俊千辛万苦回到山西,公公却已去世。张家的巨额财产到底花落谁家,至今还是谜团。但董文俊把钱财看得很淡,从未追问过。

行善:已成为一种习惯

儿子们成人后,董文俊多次告诫:“收入一定要合理合法,任何违法的事情不做、违法的钱不赚!”她说,自己胆小怕事,教育孩子不要贪别人的便宜,千万不要惹事。直到现在,她还教导儿子们:上班不要上得那么累,钱这个东西够用就行了。人要吃要喝,没钱不行,但是钱多了也没用。她很现实,也更洒脱。

无论是张家历代的家规,还是董家自身的规矩,积德行善都是世世代代延习的美德。对自己什么都舍不得、简朴过日子、从没享过福的董文俊,对外可一直是手心朝下、慷慨助人。

山西缺水,当地百姓打井都打得很深,取水要靠辘轳“绞水”。董文俊时常关照那些帮自家“绞水”的百姓,每次都多给一些工钱。

操一口山西话的她,在北京和街坊邻居聊天,沟通其实很有障碍,但周围谁家有困难需要钱、需要粮票、需要物资,她二话不说全力帮忙,谁家没盐了过来借点儿,谁家缺钱了过来拿几毛,在那个一分钱掰成两半花的年月,这都是很难得的。她对别人从来没有“借”的概念,给出去的就是给出去了,从不要人家还。谁家生活明显困难,她还主动去帮人家。历次运动,张家未受任何冲击,按说张家是大地主、大资本家背景,但是周围所有的人,心向着她家,保护着她家,敬佩着她家。大儿子张继累说:”从太爷爷、太奶奶到爷爷、奶奶,再到父亲、母亲,张家在历次冲击中都受到周围群众的大力保护。”

董文俊一生嫁了两次大户人家,但她一辈子没享过福。其实,是她自己不肯享福。她总说,自己嫁了大资本家成分不好,就要低调做人,该下地下地、该干活干活。她这辈子,见过荣华富贵,见过烟消云散。“有话送给知人,有饭送给饥人”,这是董文俊一生在做的事情。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6-03-30 09:31:23
上一篇:千姿百态的菩提子
下一篇:太极养生杖(三)
网友评论《董文俊:李家大院里不平凡的寿星於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