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法国幼儿园的重头戏

文 本刊记者 陈亚聪

在法国幼儿阶段教育中,阅读文化是最重要的特色之一。为此,法国教育部要求,本土及境外的幼儿园必须设有专门的图书馆,并配备科班出身的图书管理员,为孩子提供专业的阅读指导。

今年是中法建交50周年,《幼儿100》杂志记者在北京法语联盟图书馆馆长赵佼佼的陪同下,走进位于北京三里屯使馆区的法国国际学校幼儿园,试图“窥探”法国学前教育的特色。北京法国学校隶属法兰西共和国驻华大使馆.1964年,中法两国正式建立友好关系,同年该校成立,2007年更名为北京法国国际学校。

幼儿园和学校总部隔了两条街道,没有预想中的宽敞、豪华。一扇两米左右的黑色铁门把孩子与外界隔离开来。从门外可以看到园内一角的中式长廊,里面随意摆放着十几辆明显已被骑旧了的儿童脚踏车。院子里,没有国内幼儿园常见的滑梯、塑胶操场,只摆着三四个简单的木质户外游戏器材。园里只有一栋3层的黄色教学楼,从表面看,没什么特点。

北京法国国际学校驻华总校长Yves介绍:这里是个名副其实的小联合国,容纳了超过50种国籍的孩子。法国幼儿园的特点并非在于这些外表的场地与设施,阅读文化才是最大的特色,无论坐落在世界任何一个国家,这一点都毫无例外。“逼”孩子不断表达

10月17日下午1点半,走进教学楼,不像预想的那般安静,在楼道里便可听到孩子的说笑声。由于生活习惯不同,法国幼儿园没有设立午休时间。走近一间教室,从门缝里传出的全是孩子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声,偶尔伴着两句成人的声音。法国文化中心图书馆馆长艾米丽介绍,在法国,大人鼓励孩子不断地思考、不停地表达,不断地抛出新话题刺激孩子表达,则成了老师的重要任务之一。

推开后门,轻轻走进教室,30来个孩子围在讲台的一角,他们的眼光无一例外地凝聚在黑板前的一个画架旁,那里坐着一个金发外国人,正在指着画纸上的小兔子认真地和孩子交流着。这是幼儿园专门请来的比利时绘本作家Michel Van Zeveren。幼儿园每年会举行3-4次这样的活动,让孩子亲密接触作者也是法国幼儿园的特色之一。

“我的书是给孩子看的,他们是我的读者,我要了解他们的反应,而非利用他们来找寻创作灵感。”在每年的安排中,Michel -定会有10天留给这样的小读者见面会。期间,在图书馆或学校,每天会安排3个活动。进到幼儿园里,作为童书作者,他的使命不是讲故事,而是让孩子能够了解书背后的故事和书的创作过程、创意的产生,呵护孩子的童真并激发他们自由想象。

Michel是作家也是画家,他喜欢通过画画跟孩子交流,他会把自己创作绘本的过程画出来。有时随手画一幢房子,然后可能就会想到猫,所以就把它加进去,接下来再想到猫的窝和吃的东西,还有它们玩耍的场景,故事便这样展开了,孩子的想象力也随之放开。画完故事后,再把自己想象的内容呈现为文字,一本自创绘本就这样诞生了。

这次来幼儿园也不例外.Michel继续用画和孩子交流。他先在纸上画一只兔子,然后邀请孩子和他一起想一个关于它的故事。“兔子此刻在哪里?”“它现在准备干吗去?”“它周围还有哪些动物?”等孩子们脑子开动起来后,他就和3个老师一起发给孩子每人一张白纸,上面复印了之前自己画的那只兔子,接着,孩子就可以开始自己的创作了。

与很多中国幼儿园不同,教室里没有复杂的环境,最引人注目的是那张几乎占据一面墙的世界地图,与之呼应的是一个大地球仪。屋里找不出明显的建筑、美工等分区,相比之下,那个小小的图书角格外引人注意。那里摆放着孩子触手可及的绘本以及儿童杂志,旁边是一个盛放着足够数量彩笔的架子。中央的桌子上,孩子正趴在上面,涂涂画画着小兔子的故事。

期间,老师们分别行走在各个小组中间,时不时地弯下腰去看孩子们都画了些什么,并随时准备着蹲下来和孩子们就他们的创作做些交流,鼓励他们用言语表达自己的画和故事。此外,老师还时常连比带划地表演着孩子创作的故事。表演中,老师会不断地抛出新话题,“逼”孩子思考后进行表达。表演到高潮的情节,一位女老师弓着腰,两手不停地晃动,脸上还做出夸张的表情,活像《野兽国[本文来自于www.JyqKw.com]》里某只张牙舞爪的怪物。

一个身穿蓝衣的男孩给兔子画了一副眼镜,老师看后问他为什么这样画。孩子想了好久,从口中蹦出:“太阳。”老师满眼期待地看着他不说话,孩子开始接着说:“有阳光的时候需要戴眼镜。”老师努力地鼓励孩子做介绍,但要求说的话一定要是整句,不能简单地说“一只戴眼镜的兔子”,而应该说“这是一只带眼镜的兔子在沙滩上晒太阳”。这样激发孩子表达欲的例子在一堂课上发生了不止一次。

见面会快结束时,老师细心地把每个孩子的作品收集在一起,并叠好,剪整齐,随即拉着孩子的手,一起按下钉书机。孩子们还不会写太多的字,老师帮他们,在画下配上简单的文字,再让孩子自己写好名字,这样就可以贴在黑板上了。这样一个独立制作“绘本”的过程无疑是孩子成长中一次独一无二的经历,也是他们在学习自主表达过程中的记录痕迹。在表达中学习语言

法国教育部学前教学大纲与课程设置中,规定了幼儿园的3个教学目标和5个教学领域。目标之一便是帮助孩子打好扎实的母语基础,在最敏感的语言学习期掌握相对丰富的词汇,并能够用易懂的逻辑进行表达。实际上,激励孩子表达出所想、所需,也正是法国幼儿学习阶段中重要的一步。这些法国本土外的幼儿园,由国家海外教育服务中心统一管理,课程必须严格遵守教学大纲,并根据大纲制定各年龄段的教学目标与教育活动。

语言只有被使用,才能富有生命力。法语的构词变化及语法、时态较为复杂,其音韵语调变化也十分丰富,再加上大量俚语和俗语,孩子很难在短时间内理解和掌握所有规则。

赵佼佼告诉《幼儿100》杂志记者,汉语里有同音字和双关语,法语中也有一词两用,例如熨衣服和复习课业,在法语中便使用同一个词。她记得,法国有一本绘本讲的就是有关这个单词用法的故事。故事中老师告诉孩子回家复习功课,结果真有个孩子没弄清这个词的两种用法,回家竞把自己的作业熨了。在法国,把语言学习和生活场景结合在一起,让孩子通过切身经历去体验不同场景下的同一个单词的用法,是幼儿园经常使用的教学方式。老师在此过程中需要不断地鼓励、引导孩子表达,从而达到学习目的。

见面会期间,一位女孩举起手,想要拿老师手里的笔,老师笑眯眯地看着她不说话,等待她主动说出一句“S´il vous plaTt(请)”。法国人向来崇尚自由,但在语言方面却有非常严格的礼貌用语要求。孩子们在幼儿园没有行为课,老师们会在日常的课程及活动中及时提醒、纠正孩子的表达习惯。

据了解,法国教育部明文规定:幼儿园的义务是帮助每个孩子,在语言学习最关键阶段,建立起丰富、易懂、有逻辑的语言表达体系。小班的要求是能够做到自主表达,能够把已发生的事情向当时不在场的人描述出来,这是语言学习的必经途径。Yves认为,这是一个人在儿童发展中最基础也最重要的一个阶段。孩子在描述自己经历时,会涉及各种描述动词,还需要介绍场景中另外的人是谁,做了什么,从而引出第三者。这是建立语言表达体系最基础的能力,适应于所有语言的学习。若一个孩子在学习母语时没有掌握这个能力,日后学习外语也将格外吃力。

Yves介绍,法国学校已在中国众多城市“安家落户”,近年来扩大的步伐也将越来越快。上海、武汉、深圳、香港,法国学校在越来越多的中国城市建立。这些学校的孩子年龄多为3 - 11岁,幼儿园孩子人园时必须在入园当年12月31日前年满3周岁。不过,在法国本土有个特例,法国的公立幼儿园会针对外来移民家庭的非法语母语儿童,设立以语言准备为主的小小班,可接收年满两周岁的孩子。

在中国的法国学校上学的孩子,虽说大多还是以法国人为主,却并非只收以法语为母语的孩子。幼儿园有责任为刚入园的孩子营造安全感,所以不仅在每个小班配备了法语老师,还另外配有中国保育员和中文老师。很多孩子是在中国出生、长大的,父母中经常会有一方为非法籍人,故而很多孩子在人园前并未接受过语言学习培训。由讲孩子母语的老师陪伴孩子进行第二母语的学习,并构建语言表达体系,是法国幼儿园在中国的一大特色。

“如果一个孩子在学前阶段没有在幼儿园期间建立语言表达体系,之后15年的学科学习都会很困难。”Yves对来访的一行人认真地说道。

明读,语言学习的必需工具

在法国,阅读文化是学前教育最大的特色。法国的孩子在进入小学前,必须熟练掌握法语朗读与基本的书写能力,阅读则是实现这一目标的唯一工具。孩子通常会在阅读过程中找到自己生活中的影子,并有可能产生一些延伸体验,这一切都将成为他们与同龄人或成人交流的话题。

法国教育部把一些经典图画书列为教学大纲的参考书目,并组织了专门的教学团队为这些图画书编写教学手册。孩子在学习语言时并没有专门的教材和教科书,全部是通过阅读图画书来完成。在法国,也有一些童书作家专门为孩子的母语学习进行创作,他们以故事的形式把发音及语法中的重点、难点生动地表达出来,有利于孩子自然而轻松地掌握相关知识。

在幼儿园,孩子的阅读体验与习惯养成将贯穿于整个学前教育阶段。在小班教学活动中,老师的声音和孩子所看到的图像通过书这个媒介联系在一起,一个生动、形象的“三角形交流”就会自然而然地产生。老师每天针对生活中、书中的话题,不断激励孩子表达,也会尽可能多地创造和每个孩子单独交流的机会。

中班和大班的课程设置和小班稍有不同,虽然还是以阅读为学习方式,但所使用的书已从图画书改为故事或是科普读物。书籍中开始反复出现一些字母,对孩子们的认读起到潜移默化的作用。很多父母可能会发现,孩子在5岁时基本可以熟练地记住故事情节,发现成人在朗读过程中出现的错误与不同。这说明他们已经对书上的文字有了记忆,虽然认不出来,但已经可以根据自己的理解记住这个“特殊的符号”。这也是孩子已经做好自主阅读的信号,经过了这个阶段才能开始学习书写的过程。

为明读培养专门人才

阅读的地位如此重要,每个班里设立的图书角、园区专属的儿童图书馆也就成为每个法国幼儿园必不可少的重要设施。当然,仅有图书馆和书还不够,专门服务于学校、幼儿园的图书管理员也是法国教育阅读推广的一大特色。

幼儿园的老师全部拥有正规教育文凭,有些甚至还是硕士或博士,法国本土外的法国学校更是聚集了很多法国外交部及教育海外署的外派官员.Yves和Isabelle便是如此。Isabelle是北京法国学校最新上任的校图书馆管理员。

[本文来自于www.JyqKw.com] 要想成为图书管理员,仅有教育文凭还不行,法国设有专门的图书管理专业,这是法国最难的专业之一。在这个专业,学习方向又细分为大学图书管理员、社区图书管理员和中小学校图书管理员。5年大学基础学习结束后,管理员们还需要通过严格的公务员考试,才有资格进入相关的学校或机构工作。他们的主要任务是,构建图书馆所需书籍的框架,购买、分类、管理图书,还要和老师一起根据不同的主题、类别组织相应的活动。

据了解,在北京一共有3所法国图书馆,其中位于五道口的法语联盟图书馆和工体附近的法国文化中心图书馆为公共图书馆,而法国学校的内部图书馆则仅对学校的师生开放。幼儿园的老师也会定期带孩子们去文化中心图书馆做活动。

赵佼佼、萨文丽、Isabelle分别是三所图书馆的专业图书管理员。给图书馆挑选书籍,并进行分类、摆放时,她们都在专业标准的基础上做了些许改进。这主要源于两方面:图书馆的受众不同,她们对儿童阅读的理解不同。例如,萨文丽把少儿区的绘本分为4类,并贴上不同颜色的标签加以区分。其中,科普、认知类的贴有蓝色标签,如洞洞书、认字母的绘本等;贴绿色标签的为带有故事情节的绘本;贴黄色标签的是讲中国故事的,适合不了解中国的孩子看;最后一类贴红色标签,表示从法语翻译过来的中文书。

(感谢北京法语联盟对此次采访的特别支持。法语联盟是一个菲盈利机构,自1883年成立起,一直致力于法语语言与文化的传播与推广,每所法盟都独立行使职权,现已形成全球文化网。)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6-09-15 10:14:41
上一篇:许卓娅:音乐教育不是教音乐的教育
下一篇:我们的梦想:让所有孩子都能“走进”戏剧
网友评论《阅读,法国幼儿园的重头戏》
相关论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