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贷:公然的打劫

文/箐门山人

周利率高达30%、要求借款[本文来自于www.JyQKw.cOm]女大学生拍裸照作为抵押、以公布裸照来威胁借款人还款……这种专门针对在校女大学生的令人瞠目结舌的“裸条”贷款方式,近期已经引起了人们对校园借贷乱象的极大关注。有报道显示,大约从2014年开始,“趣分期”、“分期乐”、“爱学贷”、“名校贷”、“投投贷”等专门针对大学生的信用贷款平台,便如雨后春笋般冒出,且每逢开学时,这些校园贷的传单、海报等都会扎堆出现在各大学校园中,“借贷便利、五秒极速到账”、“0利息,O手续费”等充满诱惑的广告语,让人看得眼花缭乱。打着“互联网+金融”旗号的校园网贷平台,如今已经为在校大学生们提供了一种崭新的消费方式,越来越多的大学生都开始利用网络借贷平台来满足自己的消费需求,一些崇尚高消费且花销较大的学生,甚至同时成为了多个校园贷平台的“优质客户”,尚未步入社会就过上了涉及多个贷款平台的“信贷生活”,哪怕由此形成越来越难以填平的“资金黑洞”。

中国人民大学信用管理研究中心曾调查过全国252所高校的近5万名大学生,并在由此形成的《全国大学生信用认知调研报告》中指出,在面临资金短缺时,有8.77%的大学生会通过贷款方式获取资金,其中网络贷款几乎占了一半。这是因为,大学生金融服务已成为近年来我国“P2P金融”发展最为迅猛的产品类别之一,在校大学生只需在网上提交资料、通过审核并支付一定手续费,就能轻松申请到一定数额的信用贷款。虽然有关部门表示对未经批准在校园内宣传推广信贷业务的不良网络借贷平台和个人要依法处置,但校园借贷乱象依然频频发生,本有着“象牙塔”美誉的大学校园因此变得不再宁静和单纯。由于很多校园贷的合计年利率都高得惊人,已成高利贷的校园贷实际上更像是一种肆无忌惮的公然打劫。

噬命的无抵押信贷

“利打利、利滚利”的欠债能逼死人,这是反映旧社会“人吃人”现象的我国经典戏剧和电影《白毛女》中的主要桥段,人们很难将这样的“历史故事”同今天的社会生活联系起来。然而在今天这个值得称道的文明时代与法治时代中,高利贷逼死人的现实事件却依然还在发生,而且还是发生在了素以敏锐、创造、独立、批判、社会示范等精神见长的大学校园中,这就难免会让人们唏嘘不已。这种逼死人的高利贷,正是近段时间来尤为风靡的校园贷。

今年3月9日晚,原本健康活泼的河南省郑州市河南牧业经济学院在校大二学生小郑(化名),突然在山东省青岛市的一家酒店跳楼自杀身亡,其轻生的原因竟然是上百万元巨额债务缠身无力偿还。当天晚上7时许,与他同宿舍的同学们都收到了他跳楼前通过微信群发来的最后一条语音信息,年仅21岁的他在这段遗言中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深深地透着绝望和对同学们的歉疚之情。在人生的最后时光,对生命充满眷念但又无可奈何的他这样说道:“兄弟们,我就要跳了,在这最后的时候,真的很对不起大家。听说跳楼摔下去会很疼,但是我真的太累了,兄弟一场,真的很感谢大家以前对我的照顾,我郑某某对不起大家……过些日子,大家联合起来告我诈骗,这样你们欠的钱就不用还了。真的,告我诈骗的话可以胜诉。”

一名普通的在校大学生,究竟是如何背负上百万元债务的,又是什么逼得他走投无路而以死相赎的呢?随后揭开的答案是:通过网络上的在校大学生信用贷款平台,小郑以自己和同学们的名义申请了数十万元贷款,逐渐形成了上百万元欠债无法偿还,最终不得不“一死了之”。令人震惊的是,部分“被贷款”的当事学生都对自己曾向校园贷平台贷款一事毫不知情,直到催债公司找上门来的时候,他们才发现自己已经莫名其妙地背负上了巨额债务;小郑的家人们对此也是一头雾水,甚至该事件所牵扯到的每一个人实际上都成了受害者。

事后有媒体报道称,家境贫寒的小郑是班里的班长,在班上人缘极好。大二开学后.他声称在网络上找到了一份兼职工作,需要“网络刷单”,让同学们帮忙提供各种个人信息,于是同学们纷纷伸出援手,不仅向他提供了身份证、学生证等,还提供了父母手机号等个人信息。打那以后,小郑就基本不去上课了,然而到了2015年底,突然有多批校外人员轮番去宿舍“堵门”找小郑,自称讨债。与此同时,有多名同学也相继收到了不少网贷平台发来的颇具威胁性的催债短信,同学们这才明白,原来小郑以他们的名义进行了贷款。在频繁接到催债通知甚至是威胁短信后,很多同学都吓得不敢出学校大门,并将这一情况告知了老师。后来在老师的协调下,小郑于今年1月初分别给近30名同学打下了欠条。据这些欠条显示,小郑利用同学们的身份信息,分别向“名校贷”、“分期乐”、“优分期”、“趣分期”等多个校园贷平台贷了款,但他承诺将于今年春节前结清所有贷款,否则愿承担相应法律责任。

应同学们的要求,小郑生前曾经统计出了一份欠款名单,其中涉及26名同学,欠款金额共计58.95万元。不过也有同学表示这份名单并不准确,如其室友小陈名下共欠贷款11万元,但名单上仅显示他欠款6万元;同学小王名下也有着1.6万元贷款,但名单上并没有登记……多名同学还表示,小郑冒用他们的名义贷款时他们根本就不知情,办理贷款手续时的贷款人签名均为小郑代签,小郑贷到的钱他们也分钱都没见过,如此欠款自然不该由他们来偿还。有同学描述说,在跳楼身亡之前的两个多月中,小郑就已经三次自杀未果了,其中一次是试图跳入学校附近的龙子湖内,另一次是故意撞上一辆汽车而住进医院,还有一次则是大量服用晕车药。由此可见,他最终跳楼轻生绝非一时冲动,而是摆脱巨额欠债的唯一可选路径。

据小郑的前女友等人透露,小郑生前痴迷于赌球已久,也正是网络赌球让他最终走上了一条不归路。据一个题为《讲讲我的故事一大二学生负债三十多万》、被疑就出自小郑之手的网帖称,喜欢足球的小郑从2015年1月开始购买足球彩票,一开始玩得很小,小有斩获后自觉赚钱容易,便虚荣心发作而换手机、请吃饭,并加大了投注,岂料随后就开始赔钱。因感觉赚钱太慢,他开始接触“外围赌球”,在输光钱后想到了贷款,并且在网贷平台一下子就贷了一万多元,而他心里居然一点恐慌都没有,因为钱在他看来只不过是个越来越大的数字。

有了这第一笔P2P贷款之后,接下来的事情就如同有关媒体所报道的那样,网名为“慕尼黑之手”的小郑为了归还自己所欠A家校园贷平台的贷款,不得不向B家校园贷平台申请数额更大的贷款,然后再向C家校园贷平台贷款来填B家的坑,而所欠C家的贷款本息又得向D家校园贷平台申请贷款来偿还;当自己的身份信息已不足以承载这么多的贷款时,他开始冒用同学们的身份贷款……经过如此恶性循环,虽然他所贷本金仅达11万元,但经过“利打利、利滚利”的重重加码,尤其是加上利息、服务费、违约金和罚息后,欠债在很短时间内便达到了惊人的100多万元,被逼得走投无路的他只得通过跳楼自杀的方式来寻求解脱。

小郑跳楼身亡后,人们才注意到这样一个严峻的司题:为了满足当代大学生越来越高的消费水平,如今校园信用贷款非常风靡,而且不需要任何抵押,在校大学生们只需动动手指就能借到大笔钱款。按理说任何借贷都需要本人亲自办理,但校园贷平台大都未能坚持这一点,那些签字和照片都不是本人的贷款申请最后都能被成功受理,小郑冒用同学身份都能从不同的校园贷平台上获得数十万元的无抵押信用贷款,这样的信贷市场焉能不噬命惊魂?

高利贷的“代名词”

没有任何经济来源的普通学生小郑竟借到近60万元的贷款,这对于很多办理过繁琐的抵押贷款手续的商界人士来说,无疑是天方夜谭式的“奇迹”,而“奇迹创造者”就是各大校园贷平台。害惨了郑州大学生小郑的校园贷,实际上也还害苦过更多的在校大学生。如在2015年底,有关媒体就曾报道过“大学生贷款买苹果6手机,3万滚成70多万元”的新闻,说的是19岁的湖北大学知行学院广告设计与制作专业大二学生柳晨(化名),向深圳一家网络贷款平台申请贷款购买了两台苹果6手机,且他还卖掉其中一台手机后归还了4000元贷款,但之后就再也无力偿还欠款了。由于对方不断催讨,为应付贷款本息“利滚利”,他开始拆东墙、补西墙,不断向深圳、上海、北京及武汉本地的一些学生分期贷款公司贷款还债,最终欠下了多家公司的70多万元债务,被催债人员逼得没有办法,他只得扔下学业回到老家躲债。

柳晨的家人在为他还清了所欠的贷款后,发现这70多万元欠债中绝大部分都是高额的利息和“逾期违约金”。如其中一笔1万元本金的贷款,月息高达2000元,算下来利息年化收益达到了240%,由于他逾期无法还款,以致欠款额飞快上涨,他只得向其它贷款公司贷了2万元还上,最后又连本带息打了一张5万元的欠条,上面明确约定“逾期每天缴纳违约金本金的10%”。当时的他并不清楚这10%的逾期违约金意味着什么,后来才知道每天光罚息就要5000元。在这样的“连环贷”中,他借贷的3万多元本金自然转眼就滚到了70多万元。

据有关媒体报道,在小郑、柳晨等在校大学生深陷校园贷“黑洞”的遭遇引发社会关注后,有曾经从事大学生小额信用贷款的业内人士直言,目前较为热门的校园贷,除阿里、京东、淘宝等传统电商平台提供的信贷服务外,还有一种是专门针对大学生的分期购物平台,另一种则是用于大学生助学和创业的P2P贷款平台,后面两种类型的校园贷平台或公众号准入门槛很低,近年来更是呈井喷式增长,但由于缺乏必要的监管,不少网贷平台都在收费上巧立名目,各种费用合计年利率竟高达50%以上。由于名目繁多的校园网络贷款方式[本文来自于www.JYqkW.cOm]日渐风靡,一些具有高利贷性质的借贷平台,往往令越来越多的在校大学生陷入了无力还款的困局。

今年5月6日,正在学校上课的南昌某高校大学生小谭(化名),也遭遇了“不还钱不准走人”的经历,被三名在贷款公司工作的男子强行带至该公司的一房间内,遭限制人身自由达30多个小时。这起非法拘禁事件,源于小谭半年前办理的一笔分期贷款业务:贷款期限为一年,年利率高达36%。此类层出不穷的案例,暴露出来的其实只是校园贷乱象的冰山一角,而催热校园贷的,无疑是大学生群体旺盛的消费需求,尤其是对化妆品、衣服、电子产品的消费需求。校园贷平台大多打着“零首付”、“免息”、“分分钟到账”等噱头来吸引关注,同时还无担保、宽审核,唯一的要求便是在校大学生只要提供身份证、学生证以及家长信息等即可办理。但在帮助大学生们提前消费的同时,校园贷也给这些极少经济收入的年轻学生带来了无比沉重的负担,因为高息和层出不穷的坑都让校园贷逾期现象不绝。

针对校园贷各项资费的实际情况进行统计分析后,有理财分析师发现,与借款时的通畅无障碍相反,想要顺利偿还校园贷借款,往往要在本息之外再扒掉几层皮:除了借款时就已产生的中介费、手续费、代理费、部分平台扣留的押金等,还包括逾期后高昂的罚息和管理费,可谓名目繁多,而且这些从一开始即被扣除的各项资费虽然从不曾到过学生手中,学生却依旧需要为这些并没有借到的钱支付利息。理财分析师还随机选取了10个开通校园贷业务的平台,发现在这10家平台中借款年利率最低为9.56%,最高则可达36.75%。最高人民法院明确规定,民间借贷年利率超过36%为高利贷,这就意味着有些校园贷平台的借款(分期)利率已经逾越了司法保护区。且除了高利率外,各类校园贷平台上往往还潜藏着其他陷阱,八成左右的平台费率都较不明确,有的甚至为了撮合贷款而隐瞒实际资费标准,并且在放贷时故意回避关键要素,或者故意不提醒学生,以便在贷款逾期后赚取高昂的违约金(罚息)。

不少校园贷都已经演变成了高利贷,因此有专家提醒说,大学生在借款之前一定要考虑自己有没有还款能力,如果没有或不确定就尽量不要触碰。与此同时,学生族在尝试校园贷时不能光看其表面利率,而要仔细研究其真实利率,包括手续费、分期费、逾期罚息等,并尽量通过正规平台进行借款。某些借贷平台门槛虽低,放款也快,但运营多不规范,存在未对借款人提出风险提示、对借款进行变相加息、催收手段恶劣等问题,实际上后患无穷。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6-10-05 13:44:59
上一篇:家庭医生浪潮
下一篇:误诊艾滋害苦了本分农民
网友评论《校园贷:公然的打劫》
相关论文
Top